February 23, 2024

“王琦”在20多個平台看金鐘獎,電視沉沒網絡。 “電視金鐘獎”上電視能改成“金鐘獎”嗎?

[ad_1]

“王琦”在20多個平台看金鐘獎,電視沉沒網絡。 “電視金鐘獎”上電視能改成“金鐘獎”嗎?

[Love Media Wang Qi Column]台灣電視界一年一度的金鐘獎頒獎典禮落下帷幕。 除了三立和公共電視頻道的直播外,至少還有18個不同的互聯網平台。電視、手機、電腦。 , 您可以看到現場舉行的儀式。這一現象證明,台灣的媒體發展已經到了互聯網與電視共存繁榮的新局面,同時也是各種媒體資源共同爭奪的重要時刻。許多人開始擔心,電視會熄滅還是淹沒在互聯網的洪流中?

相比10年前金鐘廣播的兩大平台TV和Radio,他們充其量也加入了雅虎平台。過去十年的媒體變化見證了台灣互聯網的快速發展。這一次,金鐘獎是第一個純互聯網。路演仍在最終評選中,有評委在電視上開玩笑說,可能要把“電視金鐘獎”改成“金鐘獎”,才能更貼近現實。

根據10月2日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的第56屆電視金鐘獎頒獎典禮。

官網包括電視金鐘獎直播頻道三立都市、大眾衛視、中華電信改裝直播三立戲劇頻道,以及其他手機、電腦、平板等全線收看。 、YouTube、雅虎、中華在內。 電信哈密視頻、LINE TODAY、文化部自有FB、金鐘56手機等網絡平台。海外也有電視直播。 三立國際、新加坡StarHub Metropolis、馬來西亞Unify TV、East Sen American Channel,最後還有Radio FM Good News Radio 989也參加了TV Admiralty。

廣播平台不僅多樣化,而且從2個增長到20個,從電視到手機和電腦都可以觀看。今年的金鐘獎也入圍線上節目決賽,為台灣首個獎項。互聯網和電視在廣告市場競爭之後,也轉向了內容空間。

的確,2021年第56屆金鐘獎首次引入了純網絡節目。 曾寶義主辦的網絡真人秀節目《回家吧》入圍“益智真人秀節目主持人獎”,成為第一檔節目。一位歷史主持人被選為在線節目的最終候選人。在國際上,金球獎、艾美獎、奧斯卡獎等在線節目已經註冊,現在可以一起競爭。事實上,這已經是一個全球趨勢,而金鐘獎正朝著這個非常全球的趨勢發展。 甚至 Netflix 和 HBO 也有自己的互聯網節目,有些 HBO 內容不在電視上播放。每個人都在觀看在線節目。 難怪曾寶義在媒體上說。 “如果你還在用舊的思維方式看在線節目,它可能不受歡迎。

!!

台灣傳統媒體的面貌隨著互聯網而改變。互聯網不僅吸引了電視觀眾的注意力,就連媒體最重要的廣告收入也早已被剝奪。電視界人士估計,台灣70%以上的廣告收入都集中在谷歌和FB兩大數字網絡平台上。這也是媒體人最關心的。這也關係到台灣媒體未來的生存。 CTi 新聞頻道是最新的例子。

去年底從電視52頻道撤下的中天電視台轉戰互聯網,專注於谷歌的YouTube。此前,他聲稱在 YouTube 上擁有超過 260 萬訂閱者,是各種 YouTube 媒體的冠軍。渠道。 鑑於整個中天電視家族在YouTube上擁有23個頻道,總人口超過1000萬,遙遙領先於其他媒體家族。所以,中天電視是互聯網的領頭羊,但公司的商業命脈能賺多少錢呢?

中天電視台最初在有線電視上有三個頻道:中天電視台、總台和娛樂台。年營業收入約20億元,利潤200-3億元。 展開中天運營網絡的成績單。 據2021年上半年統計,1-4月中天衛視YouTube頻道的月均瀏覽量約為4000萬。平均每月廣告收入約200萬元。不過,如果中天衛視還在52家有線電視台,2019年中天衛視的月官方收入將超過3500萬元。每月增加約 8000 萬元人民幣,以比較您當前的 YouTube 收入、互聯網和有線電視。收入不平等太大。

事實上,台灣媒體廣告收入十多年來一直在下滑,互聯網正趕上報紙,追趕電視廣告。 在過去十年中,兩次收入死亡的交叉一直是一個問題。

第一次交叉是在 2012 年。報紙廣告的數量首先趕上了在線廣告的數量。 2011年,台灣整體網絡廣告收入市場達102億元新台幣,次年超越報紙。報紙最初在2007年的廣告收入為133億元,與有線電視類似,但2015年僅剩64.27億元,離互聯網越來越遠。甚至在過去的五年裡,主流的聯合晚報已經停刊,蘋果日報的紙質版也在今年停刊。

第二次跨界是在 2016 年,互聯網再次趕上了電視。網絡廣告投放量從2007年的49億元猛增至2015年的193億元。 2016年,互聯網超過了電視廣告。那一年,台灣也被稱為OTT元年。這是因為愛奇藝首次進入台灣,與Netflix共享台灣兩個最受歡迎的網絡平台,成為台灣電視劇的兩大主流。

於是,在過去的15年裡,互聯網已經超過報紙追趕電視,最終成為台灣廣告收入的第一平台。 到2019年,互聯網已經完全擊敗了傳統媒體的總量。數字網絡整體市場規模達到458億元,較2018年的389億元增長17.6%。根據行業分析,主要的增長動力和廣告來自谷歌和Facebook等大型國際平台玩家。另外,2019年台灣5大傳統媒體的廣告額僅為303億元,仍以每年6.5%的速度下降。 從2015年416.9億元的廣告量開始,台灣5大媒體的廣告量在短短四年間蒸發了100億元!

媒體人非常擔心互聯網攻城掠地,從電視等傳統媒體搶占市場。電視會關掉嗎?事實上,您可以在電視、電腦或手機上觀看各種廣播。去年,有 1200 萬人通過電視和互聯網觀看了金鐘獎。電視同時在三日電視台和公共電視台播出。去年統計儀式和星光大道播出的觀眾人數約為260萬,公共電視的觀眾人數也約為250萬。總共有超過 500 萬人在電視上觀看了金鐘。 三立的收視率為3.2,為當天全國最高,但另一半通過手機和電腦網絡平台觀看了儀式。今年,三立衛視獲得全國收視第一名。這也高於去年,達到 3.32。但是,不可否認的是,互聯網觀眾和電視觀眾的數量可能仍然是平分秋色的。

回顧戴子穎2021年8月1日晚的球賽后,PTV和東森轉播吸引了約775萬觀眾,佔台灣人口的33.6%。台灣幾乎每 3.3 人中就有 1 人觀看了比賽。與此同時,有200萬人在互聯網上觀看。

從8月的東京奧運會到10月的金鐘獎播出,台灣媒體市場已經完全進入了互聯網與傳統媒體競爭,但媒體靠謀生的局面。廣告不斷向互聯網傾斜。是媒體面臨的最大危機。畢竟,媒體和互聯網會共存而消亡嗎?還是電視等傳統媒體會逐漸沉入互聯網?我想我還看不到答案!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 不代表專欄文章和i-Media 的立場。

[ad_2]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