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26, 2022

蔡英文改革與正義都是有代價的


對賴珠的憲法解釋案作出裁決,行政院通知數個地方議會,賴珠零偵查規定的自治規則無效,符合憲法。申請解釋憲法的地方議會和國民黨對地方自治被法官壓制,人民的健康權被忽視表示遺憾。我已經告訴過你,這些規定是違憲的,所以我生命中的所有步驟。法官並不是第一個使用程序或實質性憲法解釋來解釋蔡政府決定的人。但這無異於宣布蔡英文總統的改革和正義將得到回報。

憲法法院對權利憲法解釋案是否合憲的裁決,將影響中央政府關於解除日本核災區食品禁令和地方自治的辯論。記者余承漢/攝

蔡英文上台後,最看好的就是司法改革,他親自主持司法部會議,但至今公眾還沒有感受到司法公信力的提升。在五力憲法結構下,她對五力有很強的控制權,但有時行政人員領導司法,立法者有意干預司法。何去何從,如何伸張正義?

近日,監察委員會嫌疑人高長城因曲棍球案彈劾檢察官陳龍翔。這是一個類級別的示例。曲棍球案涉及新民進黨趨勢的關鍵人物杜安伊坎。 三年前,高英臣在此案中彈劾陳龍朔時,被批評為政治報復。當然,“他曾兩次因濫用職權被彈劾。由基層檢察官組成的建檢改革,多次追殺基層檢察官,擾亂司法,殺雞殺猴,造成寒蟬效應,我強烈批評。

高永誠檢察官的追捕到底,以及“打綠法官,非打藍法官”的前監陳世夢,都在用政治權力挑戰司法核心。 陳世猛在法學界強烈反對下辭職,但高永誠在蔡英文和民進黨的陪同下繼續任期,法學界高度懷疑。 高永成辯稱,這次如何監督是憲法問題,但民進黨反對時,他主張廢除司法,但上台後,他坐上司法,變了。政治報復和追求正義。

司法基層對監督過度干預義憤填膺,但高級司法機關卻不敢站出來猛烈反駁。這更令人擔憂,是司法被政治色彩扭曲,是黨政運作相形見絀,還是屈從於為權力服務?為什麼下級法官不能理解,因為法官做了幾個技術性陳述?但是,如果司法人員有勇氣通過訴訟程序來發表政治聲明以獲取權力,或者維護政治正確性,那麼與外部政治干預相比,堡壘將被從內部拆除。一個捍衛自己立場的司法堡壘就可以了如果他們願意扭曲司法機構,對司法機構的傷害更大。

值得一提的是,新上任的邢太釗總檢察長只表示支持被彈劾的檢察官,同時有人想影響第三個臨時案件的第二個決定,我責怪他。不過,在專案組簽字第三案後,邢太釗牽頭複查起訴。這次政治起訴與高永成的政治彈劾有何本質區別?最高法院表示無法回應邢太釗的“空話”,但邢太釗的言論塑造了影響最高法院判決的政治氛圍。

不難理解,監督委員會在追逐正義,但正義為什麼會自沉?事實上,誕生於民間的高永城反映了司法改革風波的冰山一角。某些團體打著司法改革的名義引導司法,為基層審判伸張正義,法界反對長頸鹿製造“一站式正義”,我不敢。蔡英文的司法改革大業,只要讓大眾看到司法總局的技術表態、處理政治案件的推進方案,以及司法機關的服從,我們還能期待什麼呢?來自司法改革?

蔡英文的改革,就是要把朝廷從過去的國民黨變成現在和未來的國民黨。如果所有法院都由民進黨管理,那麼司法機構就更可能成為政治奴隸。但這是否是蔡英文將書記改革推高的初衷?誰還記得人們對司法解決衝突、保障人權、實現正義的基本訴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Yahoo Forum]是網友和專業人士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雅虎奇摩立場>>> 貢獻於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