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22

功夫機器人創始人兼總經理周全:複雜機器人打造輕量化、柔性化、可重構的新型智能工廠 | 2021WISE MetaUniverse RobotSummit


2021年以來,機器人卡車受到資本的熱烈歡迎。僅前10個月,機器人項目融資299個,其中253個集中在C輪之前,過億元的項目79個。

天眼查的數據還顯示,今年新增機器人超過10萬台。到目前為止,我國與機器人相關的公司有32萬多家(公司名稱和經營範圍包括機器人)。從地域上看,廣東機器人相關企業數量最多,超過7萬家,佔比22.02%。幾乎是江蘇第二名的兩倍。

因此,在產業和資本的雙重背景下,36氪於11月25日在深圳舉辦了先進體驗機器人峰會。峰會邀請了眾多投資者、科學家、學者、有才華的企業家和相關從業者,共同探討行業新趨勢以及如何將技術帶入新環境中人們的生活。嘉賓包括中國工程院學者譚建榮、財富金融智能業務合夥人任俊熙、藍潤創投董事總經理曹偉、阿里巴巴法學院演講實驗室研究員、創始人兼CEO傅強. 昊天程被包括在內。 高賢機器人、大族機器人CEO王光能、未來機器人創始人李魯陽、雲集科技CEO兼CTO林曉軍等多位嘉賓。

峰會上,功夫機器人創始人兼總經理周全認為,複合機器人在能源、執行部件、人工智能、標準化和互聯互通等方面仍有提升空間。未來,機器人將成為智能工廠的主要生產力。機器人需要具有移動性、自主性和協作性。複雜機器人具有傳統機器人和非標自動化設備所沒有的特點,在製造過程中與各種工藝設備交互,直接操作原材料和成品,上下料、加工等,可以獨立完成複雜的迭代。 ,而且乾淨得像人。性工作。複合機器人將改變現有的固定島生產線,生產方式將從規模化、標準化向靈活、敏捷、個性化的綠色節能演進。未來,複雜機器人將構建輕量、靈活、可重構的新型智能工廠。

以下是完整的語音錄音(已編輯):

複雜機器人並不是真正的新事物,它們出現於 1970 年代和 1980 年代,並一直在從研究單位走向應用市場的道路上。在研究單位方面,我認為是德國的弗勞恩霍夫研究所。 1998年開始一代,一直延續到現在的四代。但我不認為他們的商業化情況完全符合預期。德國人更加重視與其產業基礎相關的機器人本體底層技術的核心研發。

谷歌在投資機器人方面也經歷了許多波折。 我們在 2013 年收購了波士頓動力公司,並在 2017 年將我們的手交給了軟銀。軟銀最近也易手現代,但谷歌持有 X Lab Everyday Robot。利用人工智能AI技術,不斷提升服務機器人能力。

第三個值得介紹的是波士頓動力公司。波士頓動力四足機器人、後空翻人形機器人和舞蹈機器人都是高度先進、積極和創新的設計。今年發布的複合機器人Stretch在外形和功能上與功夫機器人開發的複合機器人相似,可以看出波士頓動力也在朝著實際應用的方向努力。

功夫機器人研發的複合機器人專門從事工業生產中的上下料、檢查、清洗、搬運等工作,適用於3C、半導體、金屬加工等眾多製造領域。可以將手機的側框加工件取出,放到專用的機械設備中加工。您還可以使用具有不同形狀和材料的圓形和特殊形狀的機加工零件,例如特定的鎬或位置。觀看案例過程。它具有傳統機器人和非標自動化設備所沒有的特性。

我認為複合機器人應用還存在三個挑戰。

一是靈活性。目前,複合機器人的運動在機械上比較僵硬,速度不夠快。事實上,我們複合機器人的實際運動基本接近於人類的速度,但提高速度和靈活性仍然是機器人結構本身能力的重要問題。

二是複雜的控制。這種複雜性是由工業管理中的人、機械、材料、法律、環境和測量等諸多環節造成的。如果要在實際生產系統中部署複合機器人,則需要獲取所有鏈接。我們會照顧甚至考慮特殊的飛機設備,上層的庫存材料等。因此,需要克服各種因素的影響,最終實現複合機器人的自主、順利生產。

三是落地難。複合型機器人的落地目前難度很大,難度很大。據我所知,真正能在中國乃至全球落地並持續運營的企業並不多。

為了應對上述挑戰,我們專注於四個主要方向:

一是研發管理。研發管理主要是設計問題,但其實產品設計理念還是完全明白複合機器人等新產品要做什麼,難滿足什麼要求,我不這麼認為。設計本身是產品成功的起點。

二是生產控制。這是因為登陸需要訂單和交貨日期。國內項目往往提前很長時間談判,但一旦談判完成,只需要一兩個月就可以交付。因此,從生產控制的角度來看,如何做到高質量、高效率也是一大考驗。

三是供應鏈管理,需要對原材料進行管理。

四是現場管理。使用物聯網技術實現磨損部件的快速更換。

考慮我們複合機器人在真實場景中的項目案例。該複合機器人可24小時不間斷運行,至今已連續運行2萬多小時。此外,整個複合機器人還沒有進行大修,正在運行中。因此,我們的複合機器人已經經歷了實際場景的考驗。未來,我們相信這樣的複合機器人將打造出輕量、靈活、可重構的新型智能工廠。

我認為複合機器人的未來前景仍有改進的空間。

首先是能源。我需要更好的電池。我們希望電池能有突破,複合機器人可以不用充電一三天。這是對機器人運動的一個很好的推動。

第二個是更好的執行部分。機械臂本身也在不斷進化,但就協作機械臂和工業機械臂而言,其實本質的變化並沒有那麼大,都是同一個傳動和伺服驅動的關節。這使得複合機器人相對笨拙,無法實現想像中的靈活性。它看起來像一個更靈活、更輕便的機器人,但它也不一致,因為手臂沒有足夠的驅動力。

第三是更高的AI。谷歌已經做了一些積極的研究,但實際上還沒有達到。機器人在決定做什麼時非常自主。因此,目前基於深度學習的人工智能還不能完全滿足複合機器人在人工智能方面的需求,還需要一個重大的突破。

第四個方面是標準化和互聯互通,目前國產機器人數量特別多,但標準化相對較晚。據我所知,歐洲AGV標準可以達到不同廠家的AGV,使用同一套第三方控制軟件。這種標準化也是國內需要進一步突破的任務。

本文由“時光氪分享”原創

本文允許發表,不代表36氪立場。

轉載請註明出處。醬:36氪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