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6, 2022

“全球探索”中美競爭:新冷戰與接觸


11月18日,“駐立陶宛代表處”正式啟動。 (引自中華民國外交部網站)

■ 門吉城

位於台中市、擁有280萬人口的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於11月18日正式開設“立陶宛駐立陶宛代表處”。 “2021公眾會議論壇”12月初在台北舉行。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議員,包括台灣友好小組主席,也抵台出席會議。美國表示支持,北京以高分貝抗議。國際社會持續關注中歐關係走向,台歐關係是否會由立陶宛發起?

讓我們回顧一下今年的 6 月 30 日。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發布了一項針對歐洲、北美和亞太地區等全球17個主要經濟體的民意調查。 超過 18,000 名受訪者。就中美競爭問題發表您的看法。因此,平均有 66% 的歐洲受訪者對中國大陸持負面看法,美國和中國的前兩大看好者大多傾向於美國。其次,歐洲受訪者不信任習近平。習近平的感受是76%。

歐洲人對魯的看法發生了逆轉

事實上,在拜登上台之前,歐洲人對美國和中國領導人的看法對習近平還是比較友好的。有兩個主要原因。 一是近年來中國經濟穩步發展,而歐洲經濟不景氣,歐洲國家渴望與中國開展經貿合作。第二,在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執政期間,歐洲對他的名聲很差。

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歐洲受訪者對習近平的不信任度為76%。  (路透社,資料圖)
美國智庫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歐洲受訪者對習近平的不信任度為76%。 (路透社,資料圖)

但是,隨著中美競爭愈演愈烈,大陸經濟增長放緩,大陸對歐洲國家的經貿激勵逐漸減弱,而美國則是相對更具合作價值的經濟夥伴。拜登上任後,強調國際合作和聯盟結構。台灣還通過充當經濟催化劑來支持美國。台灣已成為重要目標。立陶宛熱衷於與美國合作,被台灣作為提名加入美國團隊。

今年10月,國家發展委員會主席龔明欣率經貿代表團訪問斯洛伐克、捷克和立陶宛。與這三個中東歐國家合作,半導體將成為重點。

與此同時,10月20日,歐洲議會以580票贊成、26票反對、66票棄權通過了《台歐政治關係與合作》報告。報告特別建議歐盟加強台灣與歐盟的政治關係。歐洲議會“外國干預歐盟民主程序”特別委員會也於11月3日立即組織官方代表團訪問台灣。 13名成員包括7個十字架。 – 政黨成員、歐洲議會秘書處工作人員以及相關政黨團體的政策顧問。

在白宮與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會面後,拜登證實他正在考慮對北京冬季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  (路透社)
在白宮與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會面後,拜登證實他正在考慮對北京冬季奧運會進行外交抵制。 (路透社)

美國盟國頻頻進攻陸地

預計這一趨勢將從立陶宛開始。捷克共和國、波蘭和歐洲議會正在通過疫苗捐贈、經貿談判和訪問進行跟進。未來,趨勢將形成。較小的經濟體將損害庫存趨勢,至少在明年 4 月的法國總統大選之前是這樣。屆時,歐洲主要國家的外交政策走向將備受關注。

特朗普執政期間,以德、法為主的歐洲外交政策主要是抵制美國,接近中國大陸。目前,美國、中國、德國和法國已不在該領域。特朗普被打敗了。在選舉中,德國默克爾辭職,歐洲人與西金皮拉打交道。法國的好感度急劇下降,法國的馬克龍將在明年四月面臨大選。如果馬克龍再次當選,法國和歐盟可能受到影響的外交政策將成為美中競爭的主要平衡器。

習視頻峰會以來,中美關係並未緩和。兩國軍事安全衝突明顯,沒有退出的跡象。領導人視頻會面,強調風險管理,建立防護欄。它仍在移動。現在美國與盟國積極配合,“美國回來了”的氣氛已經形成,進攻頻繁的中國大陸相對防禦。

大陸堅持不放過美國

10月初,英國、美國、日本、荷蘭、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六國共三艘航母及各類艦艇在台灣東南海域參加聯合軍演。 150架軍機飛往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西南空域。 11月23日,美國軍艦訪問結束後再次穿越台灣海峽,但這已是今年第11次。

在外交領域,美國國務院24日宣布,拜登已邀請台灣等110個國家參加將於12月7日至10日舉行的線上民主峰會。日前,拜登還會見了加拿大總理賈斯汀·特魯多。會後證實,他們正在考慮對北京冬奧會進行外交抵制,美國國會兩名黨員在一個月內訪問台灣是史無前例的。大陸26日組織海峽空軍,繼續對台海進行“戰備警察巡邏”,並稱相關行動是“應對台海當前局勢的必要措施”。

今年3月,阿拉斯加國家安全委員會美中高層會談緊張,大陸強盛,美國對華更加嚴格。後來,美國氣候變化問題特使凱利、副國務卿瑞曼等雙邊國家安全高層領導人到訪該中心時,大陸也為兩份清單、三份利益和外交政策辯護,對美國沒有緩和根本。

新的權力關係模式缺乏靈活性

大陸一向是政治和經濟的統一體,強調只有在共同的政治基礎上才有合作的可能。這也適用於美國、台灣和歐洲。 習近平在習近平會議上強調的兩份清單、三份利益,甚至是互利合作,其實都符合習近平2012年向奧巴馬提出的“新型大國關係”。…實現對雙方都有利的合作。 “相同的。但近十年來,美國顯然並未接受,反而對大陸崛起更加警惕,防止遏制和壓迫的精神越來越明顯。

“軍非常駐,水非常駐。”美中在風險管理上有共識。美國也在積極嘗試管理在氣候變化等非傳統安全問題上合作的可能性。 、公共衛生和反恐。中美之間的局勢似乎是“中美急”。大陸外交政策是一貫的,但面臨著美國和平與戰爭的兩手抓和快速戰術。 長達十年之久的“新型大國關係”似乎缺乏彈性。

當前的美中競爭,不是美蘇不再接觸的冷戰,而是新的接觸冷戰。面對世界的變化,民主領袖有一個任期。輪流後,他們適應了新的情況。中國大陸的製度不同。沒有定期的選舉機制。外交政策長期以來一直保持固定基調。 停留在“效率低下”的刻板印像中也會導致對當前情況的不准確理解。

(成大政治學副教授孟志成口述記者趙家林。)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