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 2022

《關於適用黨產法規和放寬司法的座談會》行政司法權不符合法治原則


研討會一[党と財産評議会の権力の行使と法の正当な手続き]主持人是蘇州大學副校長唐寶臣(右)和中華民國法學副校長葉進元。 ,我應邀發表演講(左)。

作家 / 王昭恭
攝影/王百倫、陳維英

【前言】

黨產監管是否違憲存在爭議,而黨產監管對黨及其關聯方的初衷並不清楚。值得研究的是,黨產委的行為是否符合法律規範。 ..在查處和追回當事人財產的過程中,權力的行使是否符合合法的法律程序,是否存在非法的權力行使,值得商榷和爭論。

為此,學界精英26日在蘇州大學鬧市區召開了“黨產監管適用與司法放寬”研討會。其中兩個分主題由蘇州大學陳東寶副校長和台北大學法學院陳春申教授主持。本報詳細報導了研討會的精彩內容。

蘇州大學蘇州大學副校長在致辭中表示,民法和刑法與公法更相關。新聞一般都有相關的案例,人們的聲音必須是有表現力的,而公法就是這方面的權利規範。黨的財產條例也已公佈,執政黨對公法和所謂黨組織民主的發展深感關切,對日本的民主狀況感到非常擔憂和悲痛。

唐寶臣說,他參加了以前附屬機構舉辦的多次聽證會,並出版了相關書籍。基於這次談話所討論的學者的立場,他關注的是國家的法治。台灣的民主和法律還需要加強,否則前景堪憂。本次研討會是一次性的選擇,值得與各方討論。

中華民國法律政策協會副會長葉進元致辭感謝蘇喬大學法學院的支持,以不可接受的“事”和正義的方式拒絕外界的一切擔憂…… ,因此,仍有進一步解釋的餘地。學者們還指出,黨產監管存在諸多問題,黨產委員會的執行存在問題。

葉進元指出黨產委是否落實不到位。另外,行政法院的司法權是否發揮了充分的作用?這是今天的重點。他們不想談論它,所以他們希望不同的聲音一起談論它。

行政和司法權力不符合法治原則

小組討論 1[党産業評議会の権力の行使と法の正当なプロセス]與會人員,從左至右分別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李樹忠研究員、蘇州大學東法正副校長、國家法學院吳文美副教授、政治大學教授、法學院光畑林教授, 蘇州大學。
小組討論 1[党産業評議会の権力の行使と法の正当なプロセス]與會人員,從左至右分別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李樹忠研究員、蘇州大學東法正副校長、國家法學院吳文美副教授、政治大學教授、法學院光畑林教授, 蘇州大學。

研討會主辦方蘇州大學副校長唐寶臣表示,德國黨產協會的成員都是經歷過歷史、對歷史懷有尊重和情懷、值得懺悔的人。如果像德國一樣,婦聯和全國救濟聯盟也要派人參加黨產大會嗎?德國機構有歷史學家和社會學家來處理我們國家最困難的事情。鑑於德國的情況,我認為德國的獨立不是問題。

唐寶臣說,德國的製度分為兩個機構來維護正義。 一個是獨立委員會,另一個是行政機構。司法是“不滿意就告我”。 ??這是否符合法治原則?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而不是一個熱情的問題。如果組織不正確,過程中就沒有什麼可談的。

如何打破程序被定義為正義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講師、蘇喬大學法學院講師李秀政指出,轉型正義本身是一種政治形式,也是民主轉型的一部分。其目的是重新分配權力和憲政制度,以及價值觀和規範。更具體地說,過渡正義是一種政治,它依靠民主和人權的原則來清算過去的國家行為,以便在政治舞台上建立善惡標準。它還涉及“意義”的鬥爭,即誰來決定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如何處理錯誤的行為,如何記住這段歷史,等等。

李樹政指出,雖然道德話語在這類政治中固然必不可少,但更根本的決定性因素仍然是權力的衝突。黨產條例頒布後,引起了很大的爭議,很快就通過不同渠道引發了對憲法解釋的爭議。

李樹政指出,本次研討會旨在直接解決問題的核心:實施變革性正義原則的法律是否可以通過司法判決打破正當程序原則。法和作為正義行為的法治原則。

李樹政進一步表示,由於衝突,雙方無法再交換意見。提議者將過渡正義和法治的原則作為“與黨當時的糾正法律或自由民主憲政秩序要求獲取和積累財產相反。”我相信我可以做到。 , 它可以破壞合法程序,禁止個人處罰,禁止追溯。前面的原則由解釋編號 793 表示。

一些作者指責台灣在 1992 年之前是一個無法無天的國家,是自由、民主和憲政國家的另一端。反對者認為,支持過渡正義的歷史故事不是歷史事實或真相,而是政治和歷史話語的組合。此外,情況因國家而異,不能作為一個穩定和明確的法律概念來證明。 ..

李樹政表示,他不同意過渡司法應作為違反正當程序的依據,不應追溯使用。特別是在日本,桌面變革正義的倡導者主要通過不遵循憲法規定或憲法原則的手段來倡導變革正義的實踐。在談到桌面轉型正義時,反對者的態度甚至更為謙虛。他們似乎不會說話,而且他們使用的語言的概念也完全不同。

黨的財產規制與適用司法處分研討會嘉賓,從左至右,政治大學法學院林三勤教授,政治大學法學院吳勤文副教授,蘇州大學董寶成副校長,國家政治研究基金會李樹衝,政治大學法學教授。
黨的財產規制與適用司法處分研討會嘉賓,從左至右,政治大學法學院林三勤教授,政治大學法學院吳勤文副教授,蘇州大學董寶成副校長,國家政治研究基金會李樹衝,政治大學法學教授。

政府方財產調控防控疫情效果相同

政治大學法學院吳勤文副教授表示,防疫管理和黨的財產監管是相似的。從第793號事由的表述可以看出,當前的防疫管理部門也有一個特別強調防疫的突發事件。也就是說,當行政權面臨特殊緊急情況時,往往是立法者。

黨的財產條例也是如此,因為793年有一個特殊的動員和調查混亂的製度,當時國民黨佔優勢,所以法官說這次特殊的緊急情況不尋常。是時候了,在正常情況下期間,他需要返回或修復評論和回复。也正是在這段時間有人批評總部濫用職權,我懷疑等我們回到正常時期,我們可能需要重新評估總部在此期間濫用權力的情況。從理由書上看,正好法官有這個意見。另一個問題是如何對付廣湧。

立法者一般在緊急情況下給予行政優先權,讓司法機關予以尊重,但一般立法優先,那麼如果分權轉移,司法機關會不會放寬審查?

另外,法官認為《中央行政機構組織標準法》固然是規範性規範,但遺憾的是法官沒有使用這樣的規範,即所謂的“組織法”。它高於一般法律,法官否定了這項法律。新法後來取消了它,因為它高於一般法的等級。這是黨的財產規定引起的爭議問題之一。

以防疫指揮中心為例,我們也可以看到,在特殊情況下,立法者給予政府機構更大的靈活性。

仲裁濫用權力的風險需要普遍監督

蘇州大學法學院和法學係採訪者林三勤教授指出,法律正當程序有兩種背景。意圖是好的,但實際上雙方正在斗爭。國民黨曾經擁有不恰當的執政黨優勢,但現在可能是一個黃金十字架。另一方面,我國的民主制度還不成熟。 ,而且執政黨也憂心忡忡。

這就是為什麼黨的最高目標是奪權,因為所有的武器資源都在執政黨內,但實際上這並不好。民主制度以政黨為基礎。轉讓促進委員會在法律上至少是一個獨立的機構,但黨產委員會不是。前者至少有正式的法律規範,後者由行政院直接安排。畢竟,搶劫財物有多麼重要,為什麼在組織中裝備不完善!

假設是獨立機構,在基準法中也有提到,而且由於獨立機構的數量是三個,所以擔心會重複突破。執政黨必須遵紀守法,如果原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空缺,失敗的縣長將接任,在全國引起動盪。

這個國家的每個人都需要考慮這個問題。執政黨有濫用權力的風險,需要國家監督。

當事人財產糾紛法庭索賠制度是核心

研討會2[行政裁判所による党産業協会の権力の管理]左起:向承華助理教授、陳春生教授、林明新教授、劉宗德教授。
研討會2[行政裁判所による党産業協会の権力の管理]左起:向承華助理教授、陳春生教授、林明新教授、劉宗德教授。

研討會2[行政裁判所による党産業協会の権力の管理]主持人是國立台北大學法學院陳春娥教授。

文化大學行政學院向承華助理教授表示,行政法院對黨財協會權力的限制,旨在限制行政法院對黨財協會的權力。法院的上訴制度是核心。他的重點是“大法院”這一新設立的最高法院制度在黨產協會訴訟中的作用。

項成華說,中廣、婦聯、救濟、美菱樓案屬於最高行政法院不同的法院,因此各院意見不一。最高行政法院各法院均未積極提問。大法院在試圖阻止執行案件時遇到爭議時統一了他們的意見。人們違反了最高法院基本法的“法院義務”,依靠司法途徑解決糾紛,但只能看案件移交給哪個法院來碰運氣。

他表示,我們的論點不是探討最高行政法院法律分歧的原因,而是著眼於解決法律分歧的有效性,他說他會發揮法院的作用。其職能的關鍵是廢除最高法院召集的先例會議和爭議解決制度,要求每個法院提出建議並允許當事人提交。召集大法院,發揮大法院統一法律意見的功能。

向承華還觀察到,除了法院,當事人在提案製度中還有其他途徑可以通過提案解決分歧。然而,普通救濟案的當事人要求召集大法院,但最高行政法院援引的法律對案件的有限解釋存在爭議,它在裡面。這是因為人們知道,審判庭的意見通常是在審判後作出判決或判決時作出的。 , 而法院的人不知道法院和其他法院的意見。分歧。法院未能履行其提議義務,公眾無法及時得知法院意見存在矛盾,要求召集大法院。

統一意見待研究

他在接受台大法學院林明教授採訪時指出,公眾對大法庭問題的憲法解釋沒有設計。人民是否有權力尋求統一意見,這是有爭議的。抗議似乎不完整。 ..如果一個程序應該送到一個大的法院而不是,它是否違反了法定法官的原則,值得調查。

所謂法定法官的原則,就是要避免司法行政“通過操縱審判來操縱審判結果”。這是阻止審判的常用方法。為符合法定法官的原則,由誰辦案由法律決定,司法機關無權將特定案件分配給特定法官。

林敏信表示,如果大法院裁定違憲,但限制案件原因的法院可以提出違憲申請,德國將無法這樣做,也沒有辦法去憲法法院。指出他在想。在解釋憲法爭議之前,案件法院也需要做出決定。

公共權力必須作為最後的手段

政治大學法學院劉宗德教授指出,以往的學術交流為過渡司法的合憲性提供了一個觀點。有些問題可以作為行政法院辦理實體案件的參考。關於當事人財產處置規則的現狀,需要對財產進行申報,經認定為不當取得財產的,予以沒收。

劉宗德說,在執行狀態中存在一些憲法問題。首先是清晰度。根據這一原則,法律必須明確,行政訴訟法必須明確。 793號釋文規定,無論訴訟時效類型如何,都必須依法予以扣留,但對涉嫌違憲的黨產財產規則有明確規定。

二是鏈接不當。規則規定,逾期不申報的,將不正當取得當事人財產的“估價”。這在任何法律中都是前所未有的,財產是通過“估價”非法或不當獲得的。這違反了另一個憲法問題,即禁止不當聯繫。

三是平等原則,財產的取得分為公法取得和私法取得。您也可以購買當事人的財產。私法與人們信任和保護的原則有關,但不相關。當事人的財產規則違反了平等原則,無論財產是公有還是私有,關係是合法取得還是非法取得。

而且,這是一個比例原則,國家必須把公權力作為最後的手段,黨的財產監管是最後的手段,違反憲法,人民。談到司法自治,這在黨的財產條例中也是有爭議的。最後是三權分立原則,不區分當事人的財產規定。事實上,行政訴訟並不是處理財產的正確方式,但行政法院現在處理的是當事人的財產糾紛。應當允許人民返回法庭進行訴訟,不得利用黨產委員會處理此類案件。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