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9, 2022

“黃本博”支持被司法系統打壓的異見人士!


“黃本博”支持被司法系統打壓的異見人士!

【愛傳媒黃本婆專欄】連續第二天,各領域意見領袖堅持不與執政黨當局意見相左,受到公正對待。

近年來,他幾乎賭上了本世紀對國譽的猜疑,揭露了校長博士的真相,批評他是妄想者,將目光投向了有說服力的彭文雄。眼睜睜地看著真相的交易被國家機關粉碎,他是目前唯一一個孤軍奮戰的報導真相的一方,最終在美國法院犧牲了重武器,沒有出庭的彭被北方檢察官要求拘留。北院製作了通緝海報。

如此多的大案,華北督察辦不積極處理,為了從源頭上查出被任意列為機密的相關文件,雖然沒有積極利用偵查手段,權勢之下,他在這起愈演愈烈的誹謗案中非常活躍,使用了追捧的手段。

此外,彭文雄與第四次公投領導人黃石秀在執政黨抓獲的一份簡報中掩蓋了判決。

黃先生講話原文如下: “……我真心勸你等一等,說話要小心。你有保持沉默的權利。否則,你說的一切都會成為法庭上對你不利的證據。徐書記,你的財富已經塵埃落定了。還有嗎?”

原核四模擬中心主任、運行試驗負責人、台電核電事業部現任主任,從未聽說過核四核安全問題的人,被囚禁、失網 記住這一點。值得。從序言和對後文的語義理解來看,黃用這個詞是不當的,但他並沒有恐嚇的意思。

但執政黨敦促核局局長反對開核四號。這是一個偉大的舉動。 “我們不反對核電,只反對四家核電公司,”他強調說。 這很奇怪。 執政黨爭辯四大分歧的決心,遠遠超出了購買國際疫苗的決心,也遠遠超出了穩定價格的決心。我很佩服你。

隱藏黃石的提醒是正確的。作為此前核四運行試驗的負責人,如發現安全隱患未報告,將被視為失職。現在,作為核電站廠長,他早點暴露安全問題,並重申自己的疏忽。導演身份顯赫,從不質疑披露,卻在全民公決中舉行起義,解釋場地,並給人們一些存儲和維護費用,我選擇了花費10億人民幣。不算作弊嗎?

導演說:在幕後,提供Hide Huangishi專業知識的是他尊敬的老師和前僱員,但他們不知道,第四核電站的設計、採購和建設中存在許多固有的問題。嗯。

憑著這個理性的判斷,國務卿早就知道核四的漏洞了,但既然對漏洞很熟悉,為什麼這幾年不提?你為什麼沒有勇氣公開你的披露?就在公投簡報之前,我知道了所有的疾病,我突然有勇氣為正義挺身而出嗎?這麼大的問題我已經有10多年沒有想到了,但被任命為核電站廠長真是太棒了。導演真敢!

從連續發生的兩起事件中,可以看出執政黨對異見人士的追擊,猶如虎狼一般。像羊一樣,你甚至可以看到反對派在政治衝突中的弱點。

毫無疑問,彭文處於政治地位。 黃世秀與一些在野黨沒有關係。然而,在博士問題上,他已經在舞台上喝茶了,只有彭一個人扛著整個小屋。比起現場那些認為沒有戲的人,我可悲的是孤獨和可愛。

對於核子合核問題的重啟,黃像獨自闖入敵陣的趙雲,主要反對派像軟弱的安藤。如果反對派不能拘留他們的家人,他們需要什麼資格才能稱之為“四同意”?

對於彭和黃追求正義,我不同意無辜者聲稱“尊重正義、讓正義揭露真相、參與不便討論”的AhQ精神。司法部門長期以來屈服於政治壓力,成為政客的工具或願意嫁給他們。你看夠了嗎?司法的表面上,打著正義的旗號,被國家機關以第四權的名義收編,恰如他們成為國家機關的衛士。齊齊指著少數敢於發聲的異見人士,走後匆匆起身。

台灣離極權獨裁還有一步之遙,是因為有彭、黃這樣的人,阻止了統治者走向加冕的最後一步。台灣人還是有一定的言論自由,可以選擇自己想打的新冠疫苗,避免無條件吃進口豬。至少還有兩個高雄酋長流放的辦法。到城裡的火。它是什麼?統治者的良心?執政黨的恥辱?執政黨的反思?別傻了。

不是因為異議人士敢於發言,不放棄口頭批評!

當在國家製度的壓迫下敢說真話的人越來越少,在民主轉型到極權主義力量的最后防線上的人孤零零的時候,國家就是最終的。 – 所謂台灣的唯一價值,政府最終會控制人民,政客最終會強制直接沒收選民。

不要指望它會發生。人類歷史上演過的民族悲劇,哪一個不是在你“以為不會發生”的時候發生的?

此時,台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保護自己的言論自由,更需要保護弱勢群體的言論自由。與使用國家機器粉碎異見言論的當權者相比,包括彭和黃在內的異議人士要弱得多。公眾不再警覺、不再清醒,不再放過他們高大上、誇張的立場,糾正自以為是的逃避精神,為捍衛言論自由發聲。很快,表達他們的言論就像互聯網一樣,一個異議人士可以自由做的領域,將會受到我們各種各樣的人的影響。它以意想不到的方式被搶劫。

時間一再提醒人們,往事不會化為灰燼,總能重來。 1980年代和1990年代,無黨派前輩為言論自由和直接民主而奮鬥,但現在時代變了,享受結果的年輕一代令人難以置信地重新獲得。我就是。前輩們痛恨厭惡的時代,準備回歸年輕一代的溫暖懷抱。

在 1859 年出版的《論自由》一書中,英國政治經濟學家約翰·斯圖爾特·密爾提出了言論應該自由的四個理由。 第四個原因是:但這總比“任意”要好,這不能總是被討論。武斷只是一種形式上的獨白,阻礙了真正深刻信念的發展。 他在 19 世紀中葉拒絕了從學者到政府的教條主義。言論自由可以適用於台灣目前的情況。密爾的知識比他領先 162 年嗎?還是台灣的民主可以追溯到162年前?

《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第 19 條規定,言論自由作為一項基本人權得到保障。言論自由不是任何國家的絕對權利,但提倡民主的國家應該堅持“主動保護自由標準,被動防止過度自由”的原則。你是否保護自由的尺度,積極防止過度的自由?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第509號解釋稱,“言論自由是人民的一項基本權利。憲法第11條得到明確保障。國家應最大限度地保護它。”……但是“……目前還沒有法律。不允許任何言論自由是基於其傳播方式的合理限制的說法……”但是看看總體目的。“最大”這個詞是最後的接觸。各國政府要積極保護言論自由,盡其所能用法律控制言論。它使用帶有四個術語“尚未接受”的保留術語。應該知道和管理。

無論是憲法有明確保障,還是憲法解釋有明確意圖,台灣都在逐步走向教條式民主,這是一種遺憾,正如密爾從2017年所指出的。 賴朱不顧民意,大膽引進,假設沒有科學依據,也沒有爭議。 2025年無核大陸能源政策學說因盲目壟斷“風”,使用煤和天然氣而飽受爭議。兩岸政策對中美主義的仇恨和美國印太戰略的單一承諾,打破了與中國共存的隱含理解,引起了爭議。

六年來,國防、人民生活、食品安全、社會層面等重要問題太多沒有討論,一個都沒有討論。持不同政見者只有一張嘴和一支筆,他們只是在火車上吠叫,並被那些每次都只是溺愛統治者並說些什麼的人取笑。 “你可以在網上罵政府。這證明台灣人很有趣。完全言論自由。”寵寵必滋生不守規矩的公務員,古今無外。今天,被寵壞的統治者利用一個人的權力,每天減少對他們代表的製衡,減少媒體自主權,減少言論自由,民主是人民為王的增加。不夠。

說到自相殘殺言論自由,還有一個衍生問題值得特別關注——言論自由!

我對台電董事跳出來成為反對派代言人的動機很感興趣嗎?那麼為什麼它隱藏了十多年,並且在此之後第一次爆炸並在我們心中說出?有罪?那為什麼不辭去核電站廠長的職務,以彌補隱瞞真相的罪過呢?它到底是為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說“我必須說”有什麼困難嗎?

不要希望!但是,如果有的話,這並不奇怪。 因為2017年8月12日發生的事情,我不得不懷疑台灣人民已經失去了無所作為的權利。

同日,總統主持國家改革,為大會全體會議。會上,議長進行了選舉法官的投票,但票數沒有結果。被否決的票被總統當場沒收,在被問到“你打算怎麼辦?”後,他公然違反議事規則,承認增加了一項提案,經表決通過。 ..孤獨的總統說:“這不是我第一次要你投票了!”

多麼“我要你投票”啊!總統不僅沒收了投票結果,還剝奪了參與者不投票的自由。這是一種“必須是XXX”的情況,還是仍然很少見?人們不得不吃豬,吸收燃煤發電產生的PM2.5,購買高端賬戶,犧牲藻礁。

如果我說,你有壓力要別人說話嗎?你相信嗎?因此,記住要為某些政治利益相關者爭取言論自由,同時保護人民的言論自由。當發生侵犯言論自由或言論自由的事情時,人們袖手旁觀,允許國家機構摧毀異議,並眼睜睜地看著反對派成為烈士。我最害怕。

借用村上春樹在《挪威森林》裡的話,“如果你掉進了黑暗,你只需要靜靜地等待,直到你的眼睛適應了黑暗。”哈哈,氣息還在,你的積極團結,你還有一個阻止民主進入黑暗的機會,不要等到黑暗的力量吞噬民主,再沒有人力資源力挽狂瀾!

作者是資深品牌專家

圖片提供:作者禮貌。

● 摘自原創品牌的原創文字,分享到作者臉書,經授權發布。

●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所在位置。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