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22

如此荒謬的辯論竟敢被判無期徒刑——驚人的林景基殺人案。


小偷林金基因槍殺出租車司機王連峰被判無期徒刑,通過台灣不義更生協會,多次申請再審。重審程序開始了,但他仍然是無辜和有罪的。 “司法蹺蹺板”的命運撲朔迷離。筆者無意預測此案日後是否會天真地改變。但出人意料的是,提交人在再審過程中,終生監禁之爭遭到了最高法院的批評。 很明顯,它的真面目是非常離譜的,這麼過分的證據怎麼會是犯罪呢? 一審、二審、三審怎麼能經歷無期徒刑的重複?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

筆者之所以明確指出林景基的小偷身份,就是為了印證這個想法。司法權的保護,意味著人人平等,根本不應該破壞林景基的“小偷”身份。是的,如果嚴格證據套利和無罪推定的人權保護傘能夠被行事惡劣的“小偷”傳播,司法權利的保護就不會輸給葉公浩龍。

林景基再審一案,最高法院於11月3日剛剛撤銷高雄高雄無期徒刑,目前正在高雄高等法院審理。在重試的過程中,對最高法院曝光的過度辯論進行了簡短的評論。

在過去的審判中,林振基被判無期徒刑的證據包括三個主要的正面證據。根據最高法院嚴格的證據法(見第110階段第1899號判決書),它原本隱藏在法庭和調查檔案中。以往審判中被無期徒刑所忽視的牛角上的重大缺陷,被一一挖掘發現。

一:違反經驗和理論規則,嚴重違反法律程序的證人鑑定程序

林景基作案的主要正面證據是一張在逃犯嫌疑人面前的人像和監控人員拍下的證人證。法官在過去的審判中命令林鎮基的徒弟,主要引用了四名證人作為正面證據,但這四人的鑑定程序存在嚴重缺陷。

例一:目擊者邱志鵬登上機車,目擊潘振達約2-3分鐘,追到約一輛車的距離,為凶手開槍。林景基被認定為同人。懷疑。

1990年8月,公安機關發布《公安機關刑事犯罪嫌疑人認定程序實施指南》。除非犯罪嫌疑人是社會知名人士,近親和朋友是重要特徵,長期密切接觸,或者是現役或準現役犯罪分子。如遇誤認,應僅採用面對面和個人身份識別。其餘的應該由“真實的人”來完成。陣容”模式。更不要說提示和獎勵,單獨或提供一張或一張舊照片以供識別是不可取的。

然而,事發五個多月後,警方僅辨認出邱和潘提供的四張頭部照片來驗證他們的身份,其中林金貴半身被銬,另外三張是全頭。照片。身份驗證程序不僅明顯違反了派出所規定的身份驗證程序,而且在身份驗證過程中也存在具有暗示性和誤導性的嚴重缺陷。

例2是8歲兒童A1的識別。 A1 並不認識嫌疑人,但在午夜時分,他在 2 米處看向嫌疑人面部右側。

然而,事發一個月後,即1996年6月13日,A1錯誤地將警方記錄中的一名郭某認定為凶手(調查發現郭某不在場,原來確實有)。沒想到,事發10多個月後,警方安排A1查明林金貴的身份,但這一次並沒有錄音,A1得以認定林金貴為凶手。稻田。

警方犯下瞭如此嚴重的識別錯誤。 奇怪又奇怪的是,A1警察身份證(調查時也使用同一個身份證)可以作為無期徒刑重罪的依據。

例3,從未見過證人嫌疑人的林慧慧供認不諱——不知道她能證明什麼。

林慧慧“事發前”與林景基發生過性關係,但“事發時”並非槍擊案或殺人現場,他也從未見過兇手。但警方根據林努的身份逮捕了林景基,無論林慧慧、林景基的模糊照片,以及涉嫌監控屏幕謀殺案是否相似。

林慧的指控雖然荒唐可笑(簡直無關緊要!),但她在高雄高院首例作證時,顯然是被警方誤導,向兇手作證說要。模糊的照片是林景基。然而,高雄高等分院也能採納無期徒刑的正面證據,實在是無法解釋。

難怪最高法院在首次撤銷高雄高雄分院無期徒刑時,指責其“證據調查不全,違反經驗法、推理、缺乏理性”。指責用語看似溫和,但真正的意思是指責高雄高等分院法官懶惰,邏輯不通,對世界大事無動於衷,僅此而已!

如果司法嚴明、無罪推定的人權保護傘能被行事不端的“小偷”傳播,司法對人權的保護就不會輸給葉公浩龍。 (圖片來自東森新聞youtube)

二:觸發證言、證人警告證言複印件不實

目擊者林清真作證說,他看到林景基在錢包裡放了一把手槍。林景基在庭審中被判處無期徒刑的正面證據之一,就是採納了警告的複印件。

但是,從警方錄音CD的整個翻譯來看,不僅警方錄音的內容與錄音的翻譯存在重大矛盾,甚至連誘導證據都令人懷疑。

例1:警方記錄中沒有林金貴(林清真飾)出獄後“一次”未曾見過的翻譯記錄。

示例 2:一段翻譯記錄,其中一位獄友向他展示了一把槍,並說他想買毒品。 林清真還說,獄友戴眼鏡,又胖又大臉,不過這部分證詞也沒有記入警方記錄。

除了上面警告的虛假複製外,錄音的翻譯更清楚地記錄下來。警方要求檢方公費提供餐廳、住宿,甚至豹王商店,以換取法庭上的證詞。未來。

根據整個記載的翻譯,林清真提到的囚徒梁強的外貌特徵,顯然與林金貴完全不同。 林清真指責林金貴是梁強的囚徒。警方是否不當引誘或暗示?我已經很懷疑了。

此外,林清真在偵查和審判中均出庭作證,並多次質疑警方證詞的隨意性和可信度。

這些嚴重而過分的警告和證詞記錄,讓以往審判中被判無期徒刑的法官能夠採納林景基開槍殺人的不利證據。

參考:王耀瑛死刑的誇大軼事證據被指控為有罪,但這種誇大的證詞與以“聽證”為基礎的無期徒刑刑事證據有何不同????

審訊過程中,王友愛創造了代號A1的未記錄警告記錄,並指控林敬基供認了在看守所殺害國王機槍的罪行。高雄高等分院的第一起案件,是唯一採納王友英的證詞。 ,並立即決定。林景基“庭外供述”,被用作林景基終身監禁刑罰的證據。

歐陽蓉的警方證詞,其實叫做“查證記錄”。也就是說,它僅用於警方核實,通常不會作為定罪證據移交給檢察官。但在這種情況下,這個證據的使用非常奇怪,可以用“難以置信”來形容。

歐陽榮的警告證詞原為本案法官黃仁松,1998年8月被送往高雄市公安局鳳山分局繼續偵查。警方附上信件後,黃仁松複印。 他於 1999 年 2 月出庭作證,並沒有促使歐陽榮寫信或盤問。

黃仁堡警方對王友愛的調查記錄的處理很奇怪,看了王友愛的警察調查記錄後,似乎形成了有罪證言,判處無期徒刑。沒有按照規定程序調查王友愛的證詞,而且既然警察檢查記錄是密封的,那和Raid裁判有什麼區別?

奇怪的是,這份原本密封的警方偵查檔案,是高雄高等分院審判第一任法官林水臣(任勝康法官)時為林敬基生前留下的,成為判刑的正面證據之一。討論的方法仍然違反法律程序。

從書證上看,歐陽榮的警方調查記錄不僅是軼事證據,其證詞內容(即林金貴在庭外供述)也沒有任何佐證。 甚至還有兩個目擊者,林銘佑和曾六福。證詞被否認。 歐陽容證言的可信度,法官以此為作案依據,顯然是違法的。

林敏喬和禪劉福俊是高雄看守所林敬基房間的犯人,林和禪雙雙來到高雄高等分院,在看守所裡重複林敬基。當他作證說他聽到了,他一致作證。他並沒有參與殺害國王機槍,正如王友愛所說,“他在監獄裡的時候,林景基承認殺害了國王機槍。”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

在此案再審中,歐陽榮也於107年7月17日出庭,供認其1998年9月2日的案卷內容為林金貴及其同獄犯林明友、曾六福於芳…… ,當他走出牢房討論這件事的時候,他聽到了林景基所說的話。林敬吉沉默了,並沒有直接告訴他這些事實。

然而,一審法官林水臣(任命任盛康法官)不僅在再審中采了林,而且在再審中採納了汪洋生的證詞,而且在再審中,汪洋採納了榮的證詞.秘密證人A1創建的警方調查記錄是林金貴庭外供述的唯一證據。收集這種明顯違反法律程序的過分證據,不同於以“聽證”為基礎的無期徒刑刑事證據。 ??

林景基被指控開槍殺人。除了上述三個主要正面證據存在重大缺陷外,還有“測謊識別、不在場證明、頭髮長度識別、面部圖像識別等。事實不依賴。嗯。證據”、“推定論違反了經驗法則、經驗法則和“無罪推定原則”等侵權證據(第110期第1899號判決)。參考)。限於篇幅,我就不詳述了。

* 作者為資深司法記者。

其他報告內容:

司法烏龍茶檔案:評“天兵判官”曾玉明大審判與失控失控

司法部烏龍茶檔案:黑道皇帝屢次“誤觸”一本雜誌被認定無罪——這種理由可以寫出來。

司法機關烏龍茶案:最高人民法院糾正懶陳違法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