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0, 2021

朱軍對性騷擾案的判決是否是中國MeToo運動的下一步?


(德國之聲中國網站)北京海淀人民法院週二(9月14日)對朱軍性騷擾指控作出裁決。此案在法庭上審理了三年,MeToo運動曾在中國發起,但此後一直受到壓制。這一次,女權運動可能會再次受到打擊。

判決書稱,央視實習生賢子(周小軒飾)未履行舉證責任,指控其上司朱軍對其進行性騷擾。該案裁定“證據不足”。

據美聯社報導,軒子14日在場外對記者說:“我非常感謝大家,我很榮幸經歷了這三年,無論輸贏。”過來把她推開。女人為了安全起見,喊著不讓仙子說話,但另一個男人卻懷疑她一個人說話是否合適。

據說現場有數十人支持西矢古,但由於警員人數眾多,很多人都離開了。許多警察穿著便衣,站在街上拍照。 試圖高喊“站在一起”口號的女子立即被警察包圍,口號被打破。她後來告訴美聯社,警方要求她提供一個國民身份證號碼。

2018年,仙子以2014年性騷擾罪對央視著名主持人朱軍提起訴訟,要求公開道歉並賠償5萬元人民幣(7600美元)。不過,朱軍否認了這些指控。但是,賢子堅持為聽證會錄音提供便利,並敦促朱軍以基本法律程序為由責令法庭出庭。

庭審期間,仙子分享了自己的經歷,並成為#MeToo運動在中國的代言人。後來,數十名女性開始談論過去的騷擾和毆打經歷。 美聯社此後報導稱,活動人士發現他們的在線帖子被審查並面臨當局的抗議壓力,但賢子並沒有放棄稻田。

中國我太發酵

過去幾週在中國發生的一系列性侵犯和強姦指控,包括阿里巴巴員工對兩名男子的性侵犯指控以及歌手吳亦凡涉嫌強姦在北京被捕,正在引起全國關注。該投訴已發佈在互聯網上。 此後,引起了公眾的關注,並由警方立案偵查。

於 2018 年關閉的婦女權利之聲的創始人 LvPin 告訴美聯社:

#MeToo運動席捲中國後,當局以立法改革作為回應。中國民法對性騷擾進行了定義,但活動人士和法律專家表示,這些變化尚未導致該領域的實際變化。性暴力的受害者在尋求正義方面仍然面臨法律和社會障礙。

美聯社報導,當耶魯大學法學院研究員 Darius Longarino 談到中國的立法變化時,他說: , 在一個真實的系統中,仍然存在很多隱患。

耶魯大學法學院研究員 Darius Longarino 及其同事最近發表了 The Diplomat 的一份報告,該報告僅公佈了 2018 年至 2020 年間與性騷擾和淫穢相關的 83 起案件。在這 83 起訴訟中,有 77 起是受害者針對公司或被害人提起的,只有 6 起是受害者針對騷擾提起的。

(美聯社等)

© 2021 Deutsche Welle 版權所有聲明:本文中的所有內容均受版權法保護,未經德國之聲特別許可,不得使用。作弊導致追回和刑事指控。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