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3, 2021

中國版“雷曼危機”恆大欠資管產品2.4萬億。


中國大陸第二大房地產公司恆大,遭遇高達新台幣2.4萬億元的債務危機。其旗下出售的許多金融產品到期無法贖回,大量投資者湧入深圳。星期日(9 月 12 日)。總部要錢。人們遊行、抗議、跪地哭泣,要求恆大償還這筆錢,但與此同時,恆大官員已經“緩解”了產品。 週一(9月13日)凌晨,恆大宣布了分期付款和實物補償等支付方式,但他們都不希望人們將現金帶回家。恆大債務危機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不僅很多建設項目因債務而暫停,穆迪和惠譽也下調了恆大的信用評級。中國人民銀行也公開關注。大陸官員遲早會出手,但外界仍然擔心,在中央政府出手之前,會不會有更多的未爆武器爆炸,導致中國版的“雷曼危機”。

照片/Shutterstock 大智圖片

投資人:“還!還!還!”

曾被美國《財富》雜誌評為世界500強之一的內地知名房地產開發商亨德及其旗下的亨德金融財富管理公司銷售的理財產品將在八天后到期。本月不可贖回。

週日,數百名投資者聚集在恆大深圳總部,要求恆大支付金融產品和償還貸款。

投資人:“你的腦子養狗了嗎?普通大眾容易賺錢嗎?既然你恆大是500強(世界500強),我所有的財產,2我賣了一套房子,買了你的恆大房子。”

投資人:“逾期一千萬,到現在還沒交。從5月到現在,我每年7月都來過一次,但沒有解決辦法。這是我第二次來這裡。”

這些投資者不僅是深圳本地人,還有很多來自大陸各州和城市,還有恆大員工。許多人擔心自己的積蓄耗盡,不僅上街抗議,還跪下要求退款。投資者也提出抗議並被警方帶走。

投資者:“如果他們不給我錢,我就得跳樓。他們騙了我所有辛苦賺來的錢,騙了一分錢。”

恆大財富總經理杜亮當場對投資者進行了採訪,但他承認,公司不可能花這麼多錢在短時間內贖回所有金融工具。當時,但他自己——

恆大財富總經理杜亮說:“由於家裡有急事,我們在5月31日贖回了恆大的資產。”

面對恆大官員,聖鬥小民無處可去。投資者氣得整夜圍住杜亮。

投資人:“他們(深圳)不能還給我們,但他是恆大財富的CEO,他提前把錢拿出來了。但對我們來說,我們在哪裡,我不知道能不能把錢拿回來.我們去了深圳市政府,沒有人幫我們。”

整夜被投資者包圍,杜亮累得倒地不起,但恆大周一早早分期付款,包括使用恆大的公寓、門店、車位等實物資產3.公佈了兩種贖回方式。是贖回或抵銷投資者購買恆大建設項目的餘額。這三種方法都不能讓投資者順利收回所有資金。對於投資者來說,這是非常令人失望和無法接受的。

投資者:“你需要釋放(償還)過期的東西,如果它沒有過期,你需要給它一定的時間,你需要保證有解決方案。截止日期時的安全感過期”

中國第二大房地產開發商恆大近年來面臨嚴重的債務危機。恆大在今年4月的上海車展上推出了多款新車,但試圖通過擴大公司版圖來顛覆經營不善的形象,但在當時遭到詬病。

大陸汽車博主:“恆大走到了一起,感覺找了幾個工作室,每個工作室都做了(秀)車。這應該不是一般的造車思路。”

恆大的債務狀況並沒有好轉。截至今年6月底,恆大負債已達5717億元。恆大不得不暫停大量工作,因為債務太高,無法按時向供應商和承包商付款。 ,而不少地產商也坦言,在可預見的未來,他們不會考慮代理恆大的地產產品。

地產公司CEO沉永年:“其實我也看到恆大其他樓盤停產或者有的沒有交房。最近關於恆大的事情很多。坦率地說,很多客戶都沒有。暫時。再想想。”

信用評級機構穆迪和惠譽本月早些時候下調了恆大的信用評級。另一家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坦言,市場預期恆大債務違約。

標準普爾企業評級集團高級總監葉傲興表示:

有學者分析,如果恆大違約產生負面影響,將影響中國內地的內部穩定,但當局必然會出手救助。

恆生國企指數首席經濟學家王丹表示:當然,對於恆大債務問題的某種處理方式(中央政府交易)沒有明確的時間表,但過去有中央政府努力清理私人銀行壞賬的例子。大概六個月到一年到處理它。整個問題。 ”

中國人民銀行和中國保監會也在上月底約談了恆大高管,要求保持經營穩定和房地產市場金融穩定。

但就像一位香港分析師的嘆息——

訊匯證券CEO沈振英表示: “(中央)可能會獲救,但不知何時能獲釋。)”

外界更擔心恆大的債務危機和拋售資產解決債務可能導致關聯公司和其他房地產開發商出現壞賬和融資問題 對中國大陸未爆樓盤可能仍被隱藏的擔憂,加之正在進行的置業購買。

增加TVBS覆蓋
土地巨頭恆大否認破產,坦言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
市場擔憂信用違約,恆大信用評級再次下降,貸款利息據報已停止支付
恆大集團出售股票以節省資金
恆大陷入金融危機 廣東將邀請銀行集團債權人委員會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