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9, 2021

台灣不能簡單地濫用美日盟友的善意


圖片來源:蓋蒂圖片社

⊙ 李秀貞

近日,作為下一任首相人選而廣受歡迎的前外相岸田文雄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一向被視為溫和的自民黨。桌子。最近,防衛副大臣中山康英在美國智庫哈德遜研究所參加研討會時,公然稱台灣為“兄弟”,稱日本應“作為民主國家”保護台灣。

最令人驚訝的是,美國總統喬拜登上個月18日接受美國廣播公司專訪時,直接將美國對台灣的承諾與對日本和韓國的承諾結合起來。上述事例均表明,日美在中國擴張的壓力下,正試圖進一步發展與台灣的關係,擴大實質性合作的空間。

“日美援助”在所難免

但是我們仍然要面對這個問題。與日韓相比,台美關係至今仍是非正式聯盟。事實上,在美國外交中,與台灣簽署正式防務條約的想法尚未成為主流(更何況日本)。應該清楚地認識到,日本和美國是絕對可靠的盟友,為台灣提供了越來越有利的機會。但不要僅僅依靠某種毫無根據的“日美支持論”,也不要太自信。美國和日本無疑會犧牲自己的孩子來保護台灣。

鄭南秀的警告仍然有效。 “任何國家的政治苦難必須由該國人民承擔。”“任何國家的民主障礙必須由該國人民克服。”中國入侵時,日本和美國終於到達了台灣海峽。甚至如果我們願意支持我們的防禦,我們台灣人真的想採購武器來戰鬥。如果台灣人選擇放棄抵抗,日本、美國甚至上帝都無法阻止我們的家鄉被命運摧毀。

然而,當普通飛機頻繁繞過台灣時,解放軍新艦艇繼續以驚人的速度下水,同時沿岸的各種事實向台灣發出威脅信息,繼續進行作戰演習。當威脅迫在眉睫時,我們似乎無視現實而走另一條路。這可能是因為台灣滿足於短期的外交勝利,國防改革進展甚微。

不可否認,台灣過去幾年尋求從美國獲得許多高性能裝備,例如F-16Viper、M1A2和M109A6。不說這些武器的能力,但同時,在忽略基層作戰單位嚴重短缺的情況下,現代戰場所需的瞄準具、夜視鏡等個人裝備(嚴格來說,他們)某些單位,並非完全不存在,而是被困在倉庫中以確保適當的設備費率)但在其管轄範圍內沒有單位,因此分配了大量預算。

台灣的軍事事務不僅限於建制層面。說到人才培養,軍官們可以通過與國外的幾種交流方式,學到很多最新的戰術思想,但是這些軍官回國後卻莫名其妙地被凍住了。很多,他們也有能力深化自己的東西已經學習到前線軍隊。長期的組織慣性迫使軍官保持不變,運行10年的教育模式,讓士兵暴露自己變得毫無意義和容易。戰場上厲害。危險的行為。在每一次演習中,我們總能看到一幅驚豔的畫面:明明是步戰中的協調鍛煉,卻是一群士兵跑在一輛裝甲車前,沖在中間,一個活生生的靶子掉進了一片非常空曠的草地上並創造了自己。

當然,這些都不是草根戰士的責任。更大的錯誤是,一些高級官員害怕他們的職業生涯發生意外變化。他們按章辦事,堅守傳統精神。讓士兵練習最基本的練習,例如俯臥射擊,而不是挑戰它們。介紹現代戰場所需的重要新技能,例如近戰 (CQB) 和戰傷救濟 (TCCC)。

如果未來軍隊不想進行大的改革,公眾只會一味地將自己的盟友沉浸在保護土地的集體狂歡中,而不是更多地將國防作為邊緣問題來考慮。中國代表我們,這個我們引以為豪的民主台灣即將滅絕嗎?至少沒有太多的樂觀。

台灣不能僅次於米洛斯

您還可以關注古希臘歷史學家修昔底德關於“戰爭史”的著名辯論,後來被稱為“美利安辯論”。在這篇文章中,你可以看到雅典和米洛斯被卡住了。米洛斯試圖證明斯巴達肯定會派兵支援米洛斯,因為各種原因,但雅典人卻驚訝地問米洛斯。

“事實上,即使你說談判是為了維持你的病情,但在整個討論過程中,你並沒有拿出任何證據讓人們相信並相信你可以維持你的病情。激烈的辯論是建立希望的未來和對變革的信心。”

台灣還有轉折點,不應該是第二個美祿。

作者出身於一所國立大學歷史系的工匠。它側重於國際關係、東亞歷史、法律史、科學史、技術哲學等。

更多思想庫文章

阿富汗事件引發的對美的懷疑

9/11 從世貿組織恐怖襲擊到阿富汗撤軍

_______________

[Yahoo Forum]是網民和專業人士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雅虎立場。 >>> 已發布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