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2, 2022

提交:對航行的民主戰艦的記憶


與台上的現任政治領袖相比,上世紀為台灣民主而努力的前輩們,很多都像是無名英雄,可能不被看好。我們的確是。幾天前去世的朱高正先生就是其中之一,雖然90年後的一代人可能並不熟悉它,但在當時我們並不陌生。 1980年代前的民國立法院將其描述為一個擁有1萬年曆史的議會,其中許多是缺乏民意但不能被罷免的老立法者。我不想取代我的祖父母,他們在選舉中本應是甜美可愛的孫子,但這些人都是合法的。

無限期地,以中央民意第一代表為橡皮圖章,中華民國早已失去對大陸有效治理的能力,無法連任原選區…… 1987年,朱高正當選為首位增加議員人數的議員。他的選舉用了各種其他人想不到的詭異伎倆與整體發生衝突,為那個時代的立法院注入了新的活力。當時筆者最想不到的是用“老賊”,用“老賊”佔坑,不拉屎,沒有選舉壓力,也不能通過選舉換人。是為了解釋我所做的那些話。雖然粗俗粗俗,但很多人對長期未能發揮其功能感到不滿。立法院的議事日程不再是一潭死水的手游,而是時而出現在銀幕上,經常與執政黨成員一起提問的全力以赴的行動。立法院打了一場仗,當時戲份很小。

他經常被看到跳到桌子上,成為學院新聞的焦點。由於他的戰鬥能力,他被稱為“民主戰艦”。如果不了解德國波恩大學博士生朱委員的來歷和真實性,可能很多人會誤以為他來自集市街頭。

用狄更斯在《兩城記》中對法國大革命的評論“這是最好的也是最壞的”來形容上世紀80年代的台灣,再合適不過了。它位於一個舊十字路口的盡頭。一個新時代;另一方面,這個國家已經開始進入經濟。處於騰飛階段,電子產業崛起,人民平均收入不斷增加,經濟蓬勃發展,黃金“台幣鋪天蓋地”時代已經到來。

另一方面,對方與美國建交後處於膠著等蜜月期,中華民國連自衛防衛武器都無法獲得,而且由於國際的不斷壓縮。空間、外交 國與國斷交的消息層出不窮,一個孤立於內憂外患的悲觀時期。 1986年9月28日是個平淡卻出乎意料的日子,原本計劃讓黨外人士聚首商討未來建黨事宜,但朱高正先生的暫定計劃不應該浪費時間提出。請直接去參加聚會。想像一下,在這個黨還沒有被取締的時代,這種試探性的舉動會有多大的風險。經過當天的討論,“民進黨”這個名字最受青睞,台灣第一個地方政黨正式成立。

如果當時沒有即興發揮,民進黨進入台灣政壇就晚了。這是朱先生對台灣民主的巨大貢獻。

回想當年朱老爺子在一般環境下,別無選擇。那個時候,當媒體資源掌握在當局手中的時候,如果沒有那種跳到桌子上的極端方式,就會引起國內乃至國際媒體的關注,反對的訴求永遠不會是全國性的,得不到關注。

例如,英國前首相丘吉爾曾留下一句名言,“酒店關門了,關燈吧”。朱委員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儘管他是第一名成員,但民進黨卻不是。它擁有歷史上許多世界冠軍的力量。一般來說,用這個條件換取平庸的身份獎勵並不容易。從人的角度來看,要達到風逸這樣的態度是非常困難的。東漢大將軍。比起最近備受爭議的立法者,他享受著過去積極參與民主運動的前任們的血汗,然後自稱是前線人,向同行舉報,我們抹去了各種資源。 ..與這艘船相比,他並沒有屈服。你會為一艘在專制統治下激烈戰鬥的民主戰艦感到羞恥嗎?

* 作者為工程研究員

其他報告內容: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