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6, 2022

升級直轄市並不是縣市發展的唯一途徑


近來,新中郡與市內合併問題成為熱點,各政黨紛紛聚首,質疑選舉動機。 Shiken Hayashi 等支持者反對行政便利和稅收分配。但真正值得考慮的不是一味追求縣城升官或官升職,而是台灣整體的地方自治制度和分稅制,只是功能升級了。不是……

重組主要是選舉考慮

在台灣地區重組的歷史上,大部分都是經過選舉考慮的。新竹和嘉義本來都是縣,但臨陽江當上國家主席後,急於改革,成為獨立的州城,造成財政和行政上的動盪。當時,行政院院長很不高興,要求他辭職,林陽吾卻為他的辭職抗爭。凜為何如此無情?坦率地說,縣選舉中的人贏不了,但獨立後的城市有機會。雖然閩南大部分人都在新竹市,但大部分客家人都建在新竹縣城裡,他也管不了。

Udu的重組也是如此。當時太平紳士周希維正在商討提升台北縣的事宜。馬英九意識到這種趨勢無法阻止。台中縣城混亂不安。當地派係受夠了馬匹。然後,乾脆把高雄、台南、台中統統打成市、鎮、村,然後派朱立潤撤回周希偉。 馬小九和金小道為什麼那麼討厭周熙偉?因為他被認為是詹姆斯·孫的士兵。

現在仍然如此。 林志堅為何提出整合升級新竹?他無能為力,因為他不能去桃園。林魏洲為何要擴大竹筍合併?苗栗合併後,客家人約佔總人口的58%,在選舉中佔據絕對優勢。如果只有楚楚合併,國民黨在2018年兩縣市選舉中僅獲得16.8萬票。他還在楚楚失去了185,000張民進黨選票。在歷屆派別選舉的不滿之下,可能無法整合,也沒有勝利的保證。

縣城兼併升級的另一個主要推動力是各級縣市政府官員。合併提拔後,所有官員都將晉升幾級。一般來說,縣、市政府部門的主任最多有11級,與中央省的副主任相對應。但是,升任中央直轄市後,主任立即升至十三級,比中央書記、主任高一級。直轄市無論是工資待遇還是窒息,都遠遠優於縣市。

但是,我國直轄市的相關法律法規起源於威權時代台北和高雄兩個小城市化地區的治理機制,並經常直接延伸到對大農村地區的控制,似乎是不一致的。例如,當市長當選為市民時,金山的道路出現坑洞,道路上出現一堆垃圾。目前,區長必須向市政府有關部門報告,辦理會議調查、申報、預算分配等行政手續。

調整後的資金分配對新中一不公平

真正的問題在於財政資源。新中市的不公平不滿,也是由於資金整體分配的分配機制不公平,營業稅的分配不足以形成縣市發展的基礎和激勵。 ..明年1月1日新修訂完成實施後,將按照新版《中央調整後稅收分配辦法》、所得稅的10%、營業稅的10%、營業稅收入總額進行分配法律。如果您扣除發票,您將獲得獎品和獎金。後者的百分之四十作為整體分配,但過去,直轄市可以與中央政府分攤一半的營業稅。根據法律規定,最高所得稅的61.76%分配給直轄市(6個首府),24%分配給縣市(16個縣市),8.24%分配給總共198個城鎮。場地。除縣、市、直轄市以外的各級鎮市幅員遼闊,人煙稀少。道路比城市長好幾倍,但預算卻少得可憐。

而這筆稀缺的預算主要用於支付人工成本。在許多縣市,教育經費佔年度總預算的30%~40%,教師勞動和養老金支出佔教育經費的70%以上。 有一個農村小學,我要向教育部副部長匯報,因為我想買五個排球。很多地方中小學沒有家長協會的捐助就無法辦好。

這個問題的根源在於中央公務員的精神,他們總想把付出的好東西都親手拿去,把地方政府付出的壞東西都扔掉。公務員的工資、職位、養老金都是由中央政府規定的,為什麼在警察、政治等部門是中央政府首腦的情況下,這些受中央監管或監管的僱員的工資是由中央政府支付的。你不能嗎? 但當地政府會為此買單嗎?地方政府為什麼不能增加商業或消費稅的分配,以確保更多的自由財政資源,並提供激勵措施,以促進當地工商或特色企業的發展?

新竹縣市長楊文科邀請三縣市市長、議長朱妙到會,共商新竹升七都。 (取自楊文科臉書)

社區主義或自下而上的發展才是硬道理,因為台灣已經在走向民主化的公民社會。專制時代,地方政府不玩“集中力量辦大事”,甚至在防疫活動中講“中央軍地合作”,“龍城合一”。更多預算? 讓“資本”管理城市和村莊。您是否需要使該管理模型更加靈活?市長可以有更多的自由裁量權嗎?是否有可能為快速響應承擔更多責任?中央政府可以多支付全國統一的固定工資和支出,地方政府是否有管理財政的空間?是否可以撤銷針對特定法律的區域合作基金?它甚至導致了中央領導的建設停電,因為當地政府根本負擔不起。這些低效率和不合理的活力是我們討論地方制度時應該刮掉的老芽。

政治活動永無止境

不一定要聽從政客的選舉算計和官僚的提拔,而是要從地方運行和發展的角度重新考慮和審查整個地方系統的設計和運行。忻州市為何不能在《中央調整稅費分配法》和《與直轄市比較》下獲得與直轄市相同的資格?如果要戰略性地整合竹枝,新大都市中不包括苗栗,竹枝在竹南和銅鑼都已經有園區了嗎?還是回到臨陽前的港口時代,讓新竹和嘉義縣市再次合併,整體運營作為合理安排?

事實上,林志堅的新竹新都辯論引發了無窮無盡的可以更深思熟慮的問題,而不是個人前途和選舉考量、過度的政治操縱和晉升問題。

其實我覺得有必要考慮用荷包蛋和小番茄來合併重繪北兵衛,而不是加入新中。台灣的行政區劃和治理,應該從生活圈考慮,而不是從任何個人或政黨的政治考慮。

* 作者為親民黨推進部原副主任、專欄作家。

其他報告內容:

強尼蔣就民進黨爭辯的“個人問題”批評新中郡與市合併:小鼻子小眼睛

台南縣城合併升級的教訓

林志堅提到新州縣市合併,陳銘文認為,關鍵是系統整合。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