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 2022

你在實驗室保護瀕危物種,為動物種植中藥嗎?


(德國之聲中國網站)香港一所學校的Kala Wan博士每個月都會將一堆藥材、驢皮明膠和鹿茸角放入一鍋藥水中75分鐘,直到出現一鍋泥湯。然後讓它冷卻一段時間,捏住你的鼻子,每隔一段時間吞下。

“驢皮明膠和鹿角可以補血養身,”一位27歲的女士說。她在月經期間服用這種藥。

每個月給她開處方的中醫會見很多人,治療從感冒到癌症的各種疾病,並據此開出各種治療方法。

傳統草藥有許多含義,例如針灸、飲食和運動。傳統草藥專注於重新平衡人體的能量——俗稱“氣”流。相關的治療原則在傳統西醫中尚未得到認可,對中草藥療效的研究也很少。但據中國國家媒體《中國日報》報導,2020年全球中草藥市值將達到4340億美元。

從科學的角度來看,其有效性仍然受到質疑,一些傳統的草藥方法,如針灸,在世界許多地方都很流行。大多數對穴位和針頭持懷疑態度的人至少會同意這種治療方法基本上沒有副作用。然而,傳統草藥的其他方面更具爭議。

中醫師開的藥中,只有約12%是動物源性的,而且大部分是瀕危物種。藥材取自身體的某些部位,如穿山甲、犀牛、虎骨和熊膽。

中美兩國政府都禁止了這些“藥材”中的大部分,《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也禁止增加。但他們的需求仍然很大。根據聯合國提供的數字,全球犀牛角的年貿易額約為2.3億美元。

但是,如果有一種方法可以在不依賴瀕危動物的情況下將等效藥物推向市場呢?

鑑於實驗室培育的肉類有望滿足食肉動物的需求,同時避免肉類行業的殘酷和環境影響,科學家們已將這一新興行業擴展到傳統草藥,我們也在探索這樣做的可能性。

第一步是從活體動物身上提取小組織樣本以產生“誘導多能幹細胞”(iPSCs),並在實驗室中培養牠們以製造合成動物組織。生物醫學科學家 Kenneth Lee 表示,他能夠製造 iPSC 並“誘導它們分化為肌肉細胞、骨骼、軟骨、脂肪等。”

李是香港中文大學的教授,即將退休並搬到蘇格蘭成立自己的養殖肉類公司。他堅信幹細胞可用於生產免屠宰的骰子角和虎爪,以及中國的狗肉節湯和狗肉魚翅。 “我認為這是一個有助於打擊非法動物販運的法律程序,”他說。

科技創業者坦言,相關產品上市還需要幾年時間。但他並不是唯一一個朝著這個目標努力的人。 作為計劃於 2025 年推出的一系列實驗室培育魚的一部分,香港的人工培育魚初創公司 Avant Meats 正在開發一種稱為魚浮法的人工魚浮法。

中草藥的實驗室栽培是否有助於打擊走私?

該公司的 CEO Carrie Chan 表示,他想解決生態系統中吃魚漂浮物對環境的影響,而這種積極的聲音已經導致 Bajaba、Totop 和 Bakita 等各種物種的危險性增加。

許多中國人認為魚漂具有藥用價值,例如治療關節炎。根據海豚保護協會的數據,中國黑市在墨西哥沿海非法捕獲的一袋浮袋魚的價格約為每公斤46,000美元。

不僅石頭魚被列為瀕危物種,而且用來捕捉它們的漁網也危及世界上最瀕危的鯨類動物——小頭鼠。

並非所有人都認為使用中草藥實驗室培育的產品在保護稀有物種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西華師範大學西南野生動物資源保護研究所研究員周兆民通過模仿珍稀瀕危動物的人工養殖肉來刺激對真肉的需求,但我認為我們極有可能挑戰執法。以應該替代真像牙的合成像牙為例,她的研究表明,惡意商人試圖將真像牙偽造為合成產品,以逃避執法。它指出。

當被問及種植花車是否會刺激對真魚的需求時,Avant Meats 的負責人陳杰義指出,無論發明如何,這些魚都處於瀕危狀態……她說她不認為需求是由單一因素驅動的。人工種植的產品的出現鼓勵人們從傳統肉類轉向可持續肉類。

是否可以完全替代實際產品?

人們還認為,來自實驗室的廉價和大量生產的替代品可以降低動物性草藥的成本,並消除偷獵和走私的經濟誘因。

根據去年的調查,70%的中國消費者想嘗試人造肉,60%的人想購買。但是,中醫消費者同樣願意接受這種觀點。我從培養皿中得到的東西可以換成在野外捕獲的東西嗎?

一位名叫李的醫生說,她的香港診所會考慮使用實驗室培育的動物產品。

鑑於缺乏有關相關治療有效性的科學證據,問題是如何比較兩者。然而,用天鵝絨角做湯的王醫生說他會相信醫生的判斷。她說,如果她的草藥醫生認為它們有效,她會使用人造的。她說:“我反對殺死動物,所以我想嘗試一下。”

不過,她指出,老一輩人接受人造中草藥並不是那麼容易。她透露,她的母親不相信這種人造獸藥。老年人發現人造物體很難作為真實動物的一部分發揮作用。王醫生說,媽媽那一代“可能會堅持使用正宗的獸藥”。

© 2021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中的所有內容均受版權法保護,未經德國之聲特別許可,不得使用。不當行為會導致追回和刑事指控。

添加一名作者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