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4, 2022

是否可以盤問國外的證人?


圖片來源:蓋蒂圖片社

思想媒體文本/法醫科

在刑事案件中,法官如何認定被告人是否有犯罪事實?最重要的部分是舉證,除了物證、書證等“物證”外,還有以證人證言為證據的“個人證據”。但是,今天的犯罪可能涉及跨境犯罪,證人可能無法在外國法庭出庭。這個時候還有辦法盤問證人嗎?法院的實際觀點是什麼?讓我們來看看!

視頻質證必須要有司法協助嗎?

日本如果證人不在場或者有其他必要情況,可以直接通過證人與法庭之間傳輸音視頻的技術設備對證人進行質證,規定可以這樣做。如果法院認為合適。這意味著法律已經規定您可以使用視頻從遠處盤問證人,但如果證人在國外怎麼辦?國外的說法有證據嗎?在這一點上,實際上存在差異。

有意見(最高人民法院太上字第4469號判決第102號判決)稱,外國人使用遠程視頻是“法律有明文規定,或者證人所在國家有遠程。應當以在假設上。”與我的國家的交叉詢問協議。 持此觀點的學派認為,質證是我國司法管轄權的具體體現,因此遠程視頻相當於將司法管轄權擴展到國外,如果沒有法律支持協議,我國的司法將何去何從?因此,無法保證見證人能夠履行“陳述”(而非沉默)和“認可”(保證所說的真實)的義務。證據?

但是,在107年《國際刑事司法互助法》實施後,很多判決(最高法院第108泰山吉第3385號和最高法院第110泰山吉第2082號判決)都受到法律互助條約的約束。未簽署的,以法律規定為準。我們的法院和檢察官必須依靠以前沒有關於“簽訂法律互助協議”的遠距離盤問外國證人的摘要。

被告人盤問證人的權利是憲法保障的訴訟和辯護的一項基本權利,因此,如果因特殊情況不能傳喚到現場,或者有正當理由必須拒絕陳述。應盡可能給出衝突的可能性,也有利於案件真相的發現。

真正的悖論?

如果不允許外國證人發言,會出現什麼問題?在刑事訴訟法中,作為一般規則,“被告人以外的人在法庭外的言詞和陳述”不作為所謂“傳聞規則”的證據(見)。)。但在國外逗留或所在地不明不能傳喚或不能傳喚者,除第一百五十九條之三第三項之原則外,公訴人在偵查時所作陳述,得可以用。。作為證明。也就是說,如果擅自認定不能傳喚外國證人,就可能以公訴人的陳述作為證據,損害被告人的訴訟權。

這些問題也反映在2008年第17、18號頂新越南石油事件的亮點中。一名越南証人在遠程視頻中明確表示願意接受盤問,但台中高級越南尚未與我國和我簽署正式的司法互助條約,我們不能保證證人能夠真實作證,因為越南的司法主權一個國家不能延伸到越南。證人。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法院發現,2004年越南公安部在一名越南檢察官的支持下記錄的同一證人面談記錄是有證據能力的,但問題是證人有他的證據,因此,他拒絕證實.我看不懂中文文件。事件被記錄下來。如果所有的證人都在國外,想通過遠程視頻盤問,我擔心他可能會作假證,但是我承認之前拍的電影可以作為證據嗎?醫院的證據能力標準非常不一致,但你能無條件接受你想听到的嗎?

近年來,最高法院採取了“司法互助免稅”的觀點,但台中高等法院仍然反對,理由更加難以說服。法院也應在此問題上統一意見,以免被告人在訴訟程序中獲得充分的訴訟權利和公平的審判機會。

其他運動文章

_______________

[Yahoo Forum]是一個網民和專業人士的意見交流平台。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雅虎立場。 >>> 已發布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