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27, 2022

【林宏文專欄】你不就是想幫台積電培養運營商嗎?從碩士起薪看台灣產學界差距與合作


近日,104人力資源銀行與“前瞻”聯合調查中國“公私碩士起薪前5名”發現,陽明交通大學和青島大學無論理科還是管理,都取代了不過,該報導引發不少爭議,其中台大教授反應最為強烈,批評用薪水來判斷一所學校比一個系更有價值是沒有意義的。

我個人認為這個調查很有意義,但關鍵是如何解讀和看待這個調查。 我們認為這個2020年啟動的調查是一個重要的參考價值,值得分析數據背後的原因和邏輯,我還寫了一篇分析文章解釋了這些方面。 10年的方向。

至於為什麼台大教授的批評如此激烈,我覺得很容易理解,因為台大的排名和人數都不理想,被別人碾壓的感覺一定很傷人。。 不過,我覺得還有很多地方需要討論,尤其是產學合作方面,所以我想在另一篇文章中討論。

誠然,簡單地比較研究生碩士生的工資並沒有多大意義。一、從雇主的薪資條件來看,本次調查採用月薪中位數進行分析,但很多企業以年薪為基礎聘用人員,而出於計算目的,薪資以外的其他條件可能被忽視,不准確或不准確形成部分。

更重要的是,陽明交大的碩士生工資是58000美元,而台大碩士生的工資是55000美元,也就是3000美元,差別不大。這只是區別,起薪。人生很長,也有很多挑戰。

另外,還有一點很重要。寫完之前的分析,分享給幾個朋友群,也收到了很多反饋和提醒。比如比較“起薪”的時候要小心,有朋友說有需要,但如果我們把時間拉長,十年後再做研究,人文、生命科學和環境可持續發展的人才會更好嗎? “數字”人才? 、跨域、科技”更受歡迎?這位朋友建議,不追逐流行炸雞的年輕學生可能是正確的做法。

另一所醫學院的院長也表示,“有多少醫學生被10-20年前的工資誤導了?”著名醫學AI專家。

誠然,所有的薪酬調查都已成為過去,雖然可以反映短期和未來幾年的現狀,但很難反映中長期趨勢的變化。

我還要說,如果我再放大一點,把比較的目標放在海外,毫無疑問,視角和思維方式會有所不同。只看國內大學,對比各個學校碩士生的起薪,似乎有些人比這群矮子略高。只能用業餘來形容。

一個朋友的孩子目前在美國讀機械工程博士,今年夏天在本田汽車實習,結果他的月薪達到了10000美元。。我錯了。如果一個實習生有這樣的價值,那麼正式加入公司後會得到多少待遇就不言而喻了。在台灣,我們到處比較自己,但笑一百步就是五十步。

比較教授的薪水時也是如此。台灣大學教授的薪水只有幾萬元,而且都在努力工作,沒有必要和西方國家比較。

除了工資差距問題,我個人認為台灣大學面臨著更嚴峻的挑戰。在長期教育體制的嚴苛下,台灣的大學進步有限,但企業進步很快,現在中國產學界差距明顯。

回想起來,不禁想起去年年底的李準紀念論壇。當時聽了一段半導體界和學術界的重量級人物的對話。

當時,提問者是曾任青島大學產業技術研究院、信息政策協會、科學與管理學院院長、主席的石欽泰先生,回答者是劉德銀先生,青島研究生院院長。 台積電。

石琴台說,他年輕時在美國留學,暑假期間,一位教授介紹了一名學生到東海岸某著名研究所實習,這段經歷對他的未來很重要. 我發現它很有用。學習和工作都可以幫助改善人們常說的“學習差距”。

施欽台還表示,英特爾CEO後來訪問台灣,稱英特爾每年夏天都會招收大型實習生,數量達到700到800人。為什麼我們很少看到像台積電這樣的台灣科技公司招聘實習生?

劉德銀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據他觀察,台灣的博士生通常不知道自己想做的研究課題,大部分是教授指定的。想完一個話題後,問你的教授一個問題,如果他說不,就回去再想一想,直到他點頭同意為止。

除了博士生科研素質不高,劉德銀說,台灣教授就像公務員,不像香港和新加坡的教授工資比台灣高兩三倍,他說自己覺得工資偏低。 絕對震驚。

劉德銀直截了當地說:“你的研究水平很低,怎麼能怪台積電不招實習生呢?”你肯定受了很多傷!

不僅劉德銀這樣回答,當天的另一位面試官,日月光CEO吳天宇也舉了個人的例子。據他介紹,日月光在自動化工廠方面大舉投資,十多年來收集各種數據,並開發了自己的半導體異構集成相關算法,但仍然覺得不夠,想尋求外部專家的幫助。

據吳天宇介紹,他在國內和很多教授談過,但都沒有什麼好結果,於是出國找了一個好的算法教授,通過成都大學半導體系招到他,並建立了公司的幾位優秀學生與日月光的研發人員互動並解決了長期以來的擔憂。

台積電和日月光目前在全球晶圓代工、封裝和測試行業排名第一,沒有對手可以跟上,但必鬚麵臨各種前所未有的創新挑戰。台灣企業已經走到了世界前列,但台灣大學還沒有趕上,所以我相信這兩個行業領袖說的是實話。這才是問題的癥結所在。

近年來,台積電加強了與多所大學的合作,除了與台灣一些頂尖大學的合作外,我們還擴大了與東京大學、麻省理工學院、斯坦福大學等國際頂尖大學的合作。我認為台積電和日月光會拒絕。關鍵是台灣大學能拿出什麼來與業界合作。

記得兩年前,台大化學工程系討論取消碩士課程,因為碩士生畢業後會被台積電聘用,幫助台積電培養操作員,一畢業就到台積電工作從他們的碩士學位。

當然,台大化學工程系最終沒有這樣做,仍然繼續報名碩士班。當然,也有不少碩士研究生畢業後就職於半導體、台積電等電子公司,整體趨勢似乎並沒有改變。

前段時間,輝達CEO說摩爾定律失效了,他說的是高端工藝的投入太大,價格不能再那麼便宜了。技術一般為0.5nm。

所以如果台積電進一步發展到0.5nm,明年要3nm,其次是2nm、1nm、0.5nm,過去幾代研發至少需要兩年時間,但難度高。未來,研發週期可能會更長。這意味著台積電至少還有十年的工作要做。這些都是非常艱鉅的任務,迫切需要與所有相關人員一起工作。沒有先例或參考價值,台積電必須獨自面對挑戰。

因此,在台灣企業準備好迎接巨大挑戰,迫切需要更多來自國內高校的人才和研究資源的時候,相信台灣高校也有共同的挑戰。大學,或者陽明交大,清大,每個人都有一個重要的使命。換言之,當台灣企業已經走在時代的最前沿,你想與業界交流與合作什麼?

因此,如果我是台大化學工程系的院長,我不會考慮停止我的碩士班招生。為什麼,別說我們培養的碩士生,只能在台積電工作呢?挑戰摩爾定律的時候,你需要突破那些技術、材料、障礙。那就回過頭來想想台大化學工程系能做什麼,教授們在做什麼,那些價值觀在未來能為台灣產業貢獻什麼,擁抱台灣產業。 與台積電進行世界試驗。

如果台灣所有大學都能主動反擊,衝突就解決了一半,對吧?如果大學能找到自己的使命和方向,創造出更多被業界接受的東西,相信劉德銀、吳天宇等行業領袖也應該給台灣的大學帶來一些改變!



新聞來源: yah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