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8, 2022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今年早些時候,會所的火爆一度導致“聲音概念股”暴漲,荔枝、墨客等球員也無意中賺到了紅利。當時很多人都在爭論音頻社交是否會成為2021年創業的出口,但現在流行的會所都沒有了,音頻社交的想像力也大大減少了。

根據 Sensor Tower 的數據,Clubhouse 在 2 月份的熱門月份記錄了 960 萬次下載。 3月下載量下降至270萬次,4月下載量僅為92萬次,約為2月的1/10,暴跌90%。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會所斷崖式的衰落,也讓一系列的變化成為可能。例如,從7月開始,Clubhouse宣布取消邀請制,所有新用戶都可以直接註冊使用。之後,Clubhouse推出了獎勵創作者的功能,隨後又推出了Android版本,打破了只提供iOS的限制。

但這一切似乎都未能調動註冊用戶的積極性。今天,人們似乎忘記了會所。

Clubhouse 的流行源於其產品設置和名人效應的提高。

功能上組成一個語音聊天室社區,不支持視頻或文字,不支持錄音/播放。每個聊天室最多可容納 5000 人。加入聊天室不需要主持人同意。點擊加入。房間裡的每個人都可以“舉手發言”。如果主持人同意,您可以對著麥克風聊天。但是,用戶只能通過語音連接相互交流,不能錄製或錄製屏幕。使用者聽到後會灼傷。

會所這種健康的社交模式吸引了很多用戶因為好奇而體驗。從科技巨頭、商界領袖和名人到眾多互聯網、風險投資、貨幣圈等等,應有盡有。

美國影星阿什頓·庫徹、加拿大說唱天王德雷克、影星凱文·哈特(Kevin Hart)、脫口秀女王奧普拉都是這款產品的第一批用戶。吳彥祖、蘇打綠港台網紅、林俊傑、羅永浩等科技名人也在Clubhouse擁有賬號。

隨著今年2月麝香的到來,會所用戶數量如火箭般直接增加。數據顯示,2020年底會所用戶數僅為60萬。在Mask的參與下,會所用戶數已經突破1000萬,會所數量爆炸式增長。

當時,馬斯克在會所裡創建了一個名為“Elon Musk on Good Time”的聊天室,有超過 5000 名用戶參加,導致會所很難找到,甚至拒絕了 eBay 的邀請碼。我做到了。 100 美元。

& # X007d05; & # x006975; & # x004e00; & # x006642; & # x007684; 會所 & # x0070ba; & # x004f55; & # x007184; & # x00706b; & # x00d; & #x00d; & #x00d # x005e73; & # x0053f0; & # x005316; & # x00751f; & # x00614b; & # x0073a9; & # x006cd5;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會所作為火鍋閃現一時風靡一時,無人問津。討論會所的人並不多,無論是國內的社交平台還是國外的推特。

為什麼會所不熱?

首先,我們知道會所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線上精英沙龍。在線邀請系統營造了封閉、精英和小眾的氛圍。這個邀請系統是很多社交內容產品的通病。例如,Instagram 最初邀請攝影師,

然而,會所名人的影響卻是非常短暫的。經過一波嚐鮮之後,很多名人和科技名人已經基本消失。馬斯克不會頻繁出現在會所,奧普拉、科本等名人也不會出現。哈特也從聊天室消失參與討論,會所成為沒有名人支持的常規語音聊天社區。

也可以看到,被名人效應吸引到會所的用戶,並不是忠實用戶,而是看熱鬧的人,用戶群並不穩固。

& # X007d05; & # x006975; & # x004e00; & # x006642; & # x007684; 會所 & # x0070ba; & # x004f55; & # x007184; & # x00706b; & # x00d; & #x00d; & #x00d # x005e73; & # x0053f0; & # x005316; & # x00751f; & # x00614b; & # x0073a9; & # x006cd5;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一個人進入會所就像參加一個研討會,參加一個精英沙龍,或者參加一個名人派對。對於用戶來說,他們的嚴格需求有兩個方面。通常無法訪問。 2.

名人帶來的內容可以作為一種社交聊天或在某個領域的稀有信息來源,社交分享和投資雖然價值不大,但也有新聞。值得。

名人精英沒了,用戶需求沒了,我喜歡有稀有和門檻的圈子,但圈子本身也有排他性。事實上,無法融入的圈子無法融入現實或互聯網。 他們在Clubhouse的圈子其實更多的是幻覺。

而且,在名人精英走後,會所不再有稀有的獨家信息,人們直到聽到會所人的故事才不會感到無聊。因此,會所不能滿足圈內用戶的社交需求、社交興趣或知識獲取需求。

事實上,從這個角度來看,會所是社交平台,但本質上是依靠名人精英的音頻內容輸出來支撐聊天室流行的內容平台。

但是這個模型也有缺點。平台上的內容資源並不掌握在平台手中,而是掌握在眾多名人和精英手中。平台只有在存在時才會廣泛傳播。

雖然這些名人賬號給平台帶來了大量流量,但會所平臺本身的運營機制並沒有給名人和精英帶來實質性的利益,所以這些名人精英沒有繼續分享的動力……它們消失了,用戶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成功之聲,失敗之聲,平台無法打造生態,沉澱內容資產

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Clubhouse其實並沒有理解平台的生態思維,也沒有建立起維持平台持續運營的社交內容分享生態。

業內普遍認為,建立平台生態需要雙邊或多邊用戶群體不斷湧入,形成網絡效應。而這一切都需要平台規劃一套利益機制來驅動這種雙邊效應。

在中國,巨頭搭建平台生態的方式一般是基於穩固的需求市場,通過單邊或雙邊補貼策略來提昇平台規模。

例如,外賣市場和網約車市場也是如此。如果一個用戶流入進行大規模的編隊,平台必須對另一側採取強有力的補貼策略以確保雙邊。用戶體驗。

比如在外賣市場,當大量消費者湧入平台時,平台需要大量穩定的商戶來支撐用戶的點餐需求。

在線汽車運輸市場也是如此。如果司機端缺乏穩定的數量和規模來滿足用戶的打車需求,用戶最終會逃跑,進入平台的目的,無論是用戶、商家,還是司機,都是為了盈利。

盈利能力非常重要。

按照《平台經濟模型》一書的觀點,它實際上是在提供激勵。本書作者杰弗裡·帕克認為,構建平台經濟有八種策略,包括跟進和簽名策略、使命策略、大爆炸策略和微市場策略。

其中,遵循兔子策略的方法有以下三種:

1、階段性創造價值——平台通過創造展示平台潛在收益的價值單元來吸引一個或多個用戶群體。

2.平台先吸引其中一個用戶群體,然後利用一個用戶提供工具、產品和服務來吸引和參與另一個,形成正反饋循環,促進持續增長。

3.同時吸引雙邊。

簽約策略是指為關鍵用戶加入平台提供激勵。這些關鍵用戶非常重要,甚至可以決定平台的成敗。平台必須提供獎勵和其他福利等激勵措施來吸引鑰匙。加入平台的用戶。

對應中國,Diddy和Maytuan其實是在沿用兔子的戰略模式——一邊吸引對方,或者一邊吸引一邊。

什麼時候

不同之處在於微博抖音內容以圖形和視頻形式顯示。可沉澱視頻圖文內容,供用戶持續觀看和分享。隨著賬號粉絲的不斷增加,創作者也會相應的出現。流量或廣告收入。

從抖音到微博的火爆,都有相應的激勵機制,越來越多的明星、名人、大V、一般創作者參與進來,逐漸形成了一個大平台的內容生態。

Clubhouse的平台模式其實是兔子策略和簽名策略的結合,但更喜歡後者。它依靠名人簽名來吸引許多普通用戶,但不提供吸引和繼續參與更多主要用戶的激勵。擴展平台和內容。生態。

Clubhouse 隨後意識到平台的收入機制存在問題,並啟動了創作者計劃,幫助創作者在 Clubhouse 創建聽眾社區並連接品牌廣告商,使該計劃開始盈利。然而,創想計劃中第一批開放的應用程序缺乏完整性。該項目的第一波預計僅接受 20 名創作者。

& # X007d05; & # x006975; & # x004e00; & # x006642; & # x007684; 會所 & # x0070ba; & # x004f55; & # x007184; & # x00706b; & # x00d; & #x00d; & #x00d # x005e73; & # x0053f0; & # x005316; & # x00751f; & # x00614b; & # x0073a9; & # x006cd5;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會所最初並沒有考慮如何吸引更多的名人和精英到會場,但在認識到問題後,他們制定了創作者計劃,但最初只接受了20名創作者。

在構建平台生態的過程中,會所也錯過了最佳時間段,走到了無人問津的地步。本質上,會所提供了一個雙贏的機制平台,讓核心內容提供者盈利,形成內容創作的良性循環,保證內容資產在平台手中。

Clubhouse 存在高度簡化和儀器化的西方產品的常見問題。

會所之所以能走到這一步,其實是西方社會產品普遍存在的弊端。總之,做產品永遠是單一的工具導向的思維方式,學不會平台化的思維方式。

在矽谷社交應用的許多創始人看來,單一的產品功能就是很好的用戶體驗。

在西方手機上,WhatsApp是一個單聊應用,Snapchat是一個看完就火的社交應用,Instagram一直是照片的主要社交分享,還有YO可以。 請只發一張。 很棒的社交應用程序“喲”。 Tinder 還創建了翻牌式移動約會應用程序等。

& # X007d05; & # x006975; & # x004e00; & # x006642; & # x007684; 會所 & # x0070ba; & # x004f55; & # x007184; & # x00706b; & # x00d; & #x00d; & #x00d # x005e73; & # x0053f0; & # x005316; & # x00751f; & # x00614b; & # x0073a9; & # x006cd5;
為什麼破壞性的會所關掉了?不懂平台生態玩法

這些追求極簡主義的社交產品能夠在細分市場中抓住一群感興趣的用戶,而不是大多數主流用戶。

當有業內人士問為什麼不給Tinder添加新功能時,產品團隊總是說,“我不想破壞用戶體驗,我想構建一個純粹的應用程序。”

西方極簡產品追求的局限,實際上正在阻礙社交產品平台的進化。

會所也走極簡路線,只關注健康的社交互動,並採用有明顯限制的封閉式利基邀請系統。

人們發現,這種健康的社交模式實際上並不能帶給人們一種社交的滿足感。社會化需要視覺和聽覺的多感官交互帶來的真實感,聽多了就燃燒的純粹健康的社會化帶來更多的感官喧囂過後的空虛和無聊。

後來引入了交互式錄音回放,但在名人精英離開現場後,用戶似乎對語音回放不感興趣。

因此,語音社交模式很難成為主流。在過去的幾年裡,從中國到美國的許多基於語音的社交應用程序已經崩潰。這是因為它不能滿足多樣化的需求。對主流用戶進行持續的社交拓展。

平台思維的本質是商業思維

看看國內的微信和抖音,我們正在搭建的平台模式的共同點是,它們不僅滿足了我們核心用戶的嚴格需求,而且還在不斷擴大佈局。

一個以社交互動為起點,一個以短視頻為起點,不斷向直播、支付、電商、外賣、遊戲、搜索等業務拓展。業務拓展範圍越廣,連接的用戶群體就越大。響應更多樣化的用戶需求,增強吸附力。

同時,平台鏈接所有利益相關者,同時讓內容創作者和生產者受益於平台的生態機制。平台鏈接各方需求和利益,構建共贏生態。

然而,會所平台模式實際上並沒有為用戶產生社交或信息資產,也沒有為名人帶來粉絲或商業利益。這種平台模式只使平台受益。

回首會所曇花一現的輝煌,其實是一張“萌臉”、“圍著一隻緊張的貓”、“

那些失敗的原因是相似的——沒有內容生態的不斷重複,在社交名人用盡時吸引用戶反復回訪和繼續使用。缺乏關鍵用戶持續參與和促進產品迭代的內容平台會隨著變得不那麼受歡迎而過早地結束其生命週期。

平台思維的本質其實是商業思維。與各行各業打交道的成功商人,會規劃各方利益,吃自己的肉,但連鎖企業的參與者,也應該能喝湯。長時間打開它。

如果你所規劃的平台商業模式僅僅是為了讓平台受益,而參與者,尤其是核心參與者,只是平台的工具和棋子,無法從平台的成長中受益,它的衰落幾乎是不間斷的。 ..

本文允許發表,不代表36氪立場。

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36氪



新聞來源: yahoo